晋文公•清明节•足下

晋文公•清明节•足下
陈永睿

话说晋文公,春秋五霸之一,其故事多多,而对中华民族最有影响的却是一个悲剧故事。
史书是这样记录的:
公元前655年讲起。当时天下未定,五霸纷争。据《晋书》记载,晋国公子重耳为了躲避父王的宠妃骊姬的谋杀,无奈出逃他国。 一个名叫介子推的大臣追随重耳逃亡。
追随重耳出逃的还有狐偃、赵衰等人。由于当年大旱,沿途赤地千里,饿殍遍地。有一次,重耳连续几天粒米未进,眼看就要饿倒在路上。介子推情急之中,割下自己大腿的肌肉,熬汤给重耳吃,这就是历史上著名的“割股奉君”。
十九年之后,在齐国、秦国的帮助下,重耳重回晋国为王。朝内大臣邀功争赏,乱作一团。狐偃、赵衰自恃功高,等待重赏,就连中途卷金银逃跑的一个叫头须的仆从也准备讨赏。满朝上下,只有介子推,谢绝封赏,功成身退,带着他的母亲归隐于绵山,结庐而居、采薇而食。
介子推原本要纵情肆意于山水之间,宠辱皆忘。哪料一场大火从天而降。
原来,介子推没有被封赏,他的邻居解张写了一首《龙蛇歌》:“龙饥无食,一蛇割股,龙返其渊,安其壤土。四蛇入穴,皆有所处。一蛇无穴,号于中野。”为他鸣不平。晋文公也后悔当初没有挽留,于是到绵山,几次找寻,都一无所获。心怀祸心的大臣狐偃出计放火烧山,企图逼迫介子推下山。
熊熊烈火焚烧到第三天,仍然没有见到介子推母子下山,晋文公被一种不祥的预感包围着,于是日夜守候在绵山脚下。
七天之后,大火熄灭,晋文公派人上山搜寻,却再也没有找到介子推母子的踪影。只是在一棵柳树下找到他们的一些遗物,晋文公后悔放火烧山伤害了介子推母子的性命。
晋文公带回烧剩的木块,制成木屐,每每穿上,便睹物思人,悲痛不已,连声呼喊哀号:“足下啊,足下!”以表示对介子推的怀念与愧疚,后来人们就用足下来尊称好朋友。木屐也就是从这个时候流传开来,直至东洋的日本岛国,这就是日本的木屐起源于中国绵山的来历。
据《左传•僖公二十四年》记载,“晋侯求之不获,以绵上为之田。曰:已志吾过,且旌善人”。晋文公把绵山封为介子推的祭田。同时颁布法令,在介子推的祭日,也就是冬至后第105天,全国禁烟火,吃冷食,寒食节由此而得名。
第二年,晋文公上绵山悼念介子推,令人不可思议的是,那棵被焚烧的柳树竟死而复生,垂柳千绦,于是就把这棵树赐封为清明柳,意思是要做清明的国君,以告慰贤臣。晋文公还把这一天定为清明节,寒食、清明由此起源,承传千年,成为中华文明的一部分。
这就是“清明节”与“足下”的来历,“足下”为介子推的形象代言人,悲乎

于平凡中显伟大 在普通中铸永生(作文)

于平凡中显伟大  在普通中铸永生

——读《平凡的世界》杂感

六安市叶集中学高二(1)班  朱锐

(邮编:237431)

 

“只有在暴风雨中才可能有豪迈的飞翔,只有滴血的手指才有可能弹拨出绝响。”路遥先生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他用勤劳的手指弹成了巨著《平凡的世界》,更谱出了一群不平凡的人在暴风雨中的绝唱。

“荒凉的山野从南到北依次抹上了大片大片的绿色,河流山溪清澈珠澄,水波映照着蓝天白云,反射出太阳金银般灿烂的光辉。”美丽的地方,大多是贫穷的,事实确实如此,陕北黄土高原:金子般颜色的黄土,就是这个地方最宝贵的财富,它美得震撼,美得让人屈服。

美丽的地方,孕育了平凡的“美人”。

我最喜欢孙少平这个人物,从开始的“非洲人”到揽工汉,再到煤矿工人,每个身份的转换,都体现了他对命运的不甘,对尊严的捍卫,对梦想的渴望。他不安于在双水村没有出路、过于平静的日子,他是个血气方刚有梦的小伙子,独自一人到外闯荡,庄稼人,凭着自己的力气,孙少平在城里维持了温饱。再看看处于青春的我们,跟孙少平一样有梦想,有追求,在这个喧嚣浮躁、道德滑坡的时代,只要自己勤奋,努力,艰苦奋斗,不畏困难,终将会把梦想化成现实踩在脚下,即使会吃太多的苦,可自己选择的路,总比任何一条路走得要情愿。痛,并快乐着!可是,我们中的不少人,虽然只有18岁,却像81岁了,没有梦想,没有追求,只是甘于平庸的日子,相比于孙少平,就不脸红吗?

也许孙少平得到的温暖全来自晓霞,正因如此,当他知道晓霞去世的消息时,过去、现在、未来生命中的全部痛苦都凝在了这一瞬间,他迷茫,胆怯,伤痛,只有用不尽的泪水祭奠那永不复归的青春之恋。因事故,可怕的伤疤留在了脸上,他不敢照镜子,在那一刻,孙少平不再是血性男儿,完全成了胆怯的懦夫。我们的生活也是这样。再坚强、伟大的人都有脆弱的一面,都是平凡的人,可是我们中的不少人却害怕伤痛,拒绝痛苦,只想过着一帆风顺的日子,一旦暴风雨来到之时,就显得手足无措,其实,我们应该像孙少平那样,敢哭敢笑,勇于面对困难。因为未来的路始终靠自己走。

小说还塑造了一心为民的好干部——田福军,他挑剔地看这个城市一切不顺眼的地方,为的是让百姓顺心。我们在敬佩田福军全心全意为人民的同时,更为现在官场腐败而痛心。是什么让现在官场风气变得如此污浊?利益让他们变得没有羞耻,试问你们怎么对得起人民和祖国?何时才能还我们一片蓝天,一方净土?田福军就是一面镜子,照出了现在官场上某些贪官污吏的丑恶的灵魂。

还记得一位极为普通的人吧?逛客王满银,在碌碌无为、四处漂泊大半辈子后,终于拾起了家的回忆,结束了漂泊的生活,回了家。“家”是生我、养我的地方,那里有我最爱我的人,有最亲切的味道,有温暖的怀抱。伤了,累了,别怕,还有家哩。而平凡普通的黄土地高原,就是我们美丽的家。

黄土高原,一个平凡的村庄,一群平凡的人,一些平凡而普通的故事,于平凡中显伟大,在普通中铸永生。

一位哲人说,山顶上只能有一个人,我希望是我,可我的肩膀上还能站人。对啊!如果不能做最顶端的人,何不稳稳当当地站在平地?如果不能欣赏最高端的美景,何不脚踏实地地感受土地的辽阔?也许我们不可碰触生命的高度,但我们可以企及生命的宽度,也许我们不可惊艳一世,但我们可以演绎平凡中的伟大。

(指导老师:陈永睿)

春晚歌词辨正(转)

春晚歌词辨正(转)

 

春晚本应是全世界中华儿女的文化盛宴,然而其流行歌却出现了大量的语文错误和常识问题。如此的文化盛宴就是用地沟油烹制的!口感虽不差,害处你懂得。

 连着三年我都写了关于春晚流行歌语文错误的文章。有人就说我,吃多了撑的,怎么老跟这些流行歌过不去,怎么不去管管地沟油、三聚氰胺奶粉呢?其实,满篇语文错误的流行歌就是精神世界的地沟油、三聚氰胺奶粉,它们的差别只在于前者伤害的是身体,后者污染的是精神。造成这两种现象的原因也是同一源的,都是缺乏求真精神的缘故。不尊重自己的母语,麻木容忍充斥着词汇语法错误满篇的流行歌泛滥,这样的社会一定会有人去制作地沟油,还会有人麻木容忍含三聚氰胺的食品。这两种现象本质上都是假冒伪劣产品的问题。

虽然我呼吁了几年,可是很遗憾,今年春晚的语文错误有进一步扩大的趋势,甚至出现在刘欢、刘德华等这些一向比较严谨的老牌歌星的歌曲里。因为问题太多,无法一一列举,下面略举数端,希望以此唤起大众的注意,用以提高大众爱护母语和用好母语的意识。

  刘欢《从前慢》歌词:清早上火车站,长街黑暗无行人。“清早”指“早晨太阳刚出来的一段时间”,此时旭日东升,天早已经大亮了,人们大都开始晨练、买早点或者忙碌一天的事情。哪里还会“长街黑暗无行人”?这是词作者分不清“凌晨”和“清早”而导致用词错误。

  刘德华《回家的路》歌词:说一说羞涩开口的倾诉,灯火就在不远阑珊处。这两句话就有两个用词错误。“倾诉”的意思为“把心事尽情诉说出来”,与“羞涩开口”意义矛盾,更与“说一说”搭配不当。这就好比说“笑一笑害羞的狂乐”,前言不搭后语,令人不知所云。此外,“阑珊”指的是灯火将尽或衰落的样子,因为古人点的是蜡烛或者油灯,所以烧到最后会出现先灯光衰弱的现象。现在用的都是电,就不会再有“灯火阑珊”了,即使深夜的路灯依然熠熠生辉。词作者不知道“阑珊”的含义,才会写出“灯火就在不远阑珊处”这样的句子。“阑珊”是描写灯火的状态,两者不可分离,这如同说“灯火就在不远明亮处”一样不靠谱。

  李宇春《锦绣》歌词:芙蓉城三月雨纷纷,四曰绣花针,红烛枕五月花叶深,六月杏花村。杏花跟桃花一样,都是先开花后长叶子,早春时候花就开了,时间一般在三四月间。杜牧的《清明》道: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不知道词作者用了什么样的转基因技术,硬让“雨纷纷”与“杏花村”同一时光的景致差了三个月!

  筷子兄弟《小苹果》歌词:秋天黄昏与你徜徉在金色麦田。在广大的北方地区,麦子是在6月初熟的,这是夏初之时。有人抬杠会说,黑龙江和甘肃等地的麦子熟得比较晚。其实,即使黑龙江这些气温低地方,也是8月初就收麦子了,此时还没有立秋或者刚刚立秋。起码可以说,“金色的麦田”远不是秋天的典型特征。2013年春晚有一首《风吹麦浪》,把麦子成熟季节与深秋的金黄色的银杏树放在一起,这是大错特错。我已经写过一篇博文指出这首歌的常识错误,但是不幸的是,《小苹果》的词作者又犯了同样的错误。可能作者也没有农作物的知识,认为麦子成熟于秋季大概也是从《风吹麦浪》那里学来的。由此可见,流行歌对年轻一代的贻误之大。

  筷子兄弟《小苹果》歌词:春天和你漫步在盛开的花丛间。“花丛”是指聚生在一起的多株花木,既包括花朵也包括枝叶。《小苹果》的“盛开的花丛”属于用词不当,为表达错误,“枝叶”如何能够盛开?

  筷子兄弟《小苹果》歌词:秋天黄昏与你徜徉在金色麦田。“黄昏”是太阳已经落去、天快黑的的时候,此时如何能够看到“金色麦田”?这是典型的意象错乱,不管什么颜色的植物这个时候都会变成“暗黑色”的。这就好比有人说“在漆黑的夜晚他行走在五彩缤纷的花丛之中”。

 筷子兄弟《小苹果》歌词:冬天雪花飞舞有你更加温暖。“冬天雪花飞舞有你更加温暖”,这里用了程度副词“更加”,那就等于在说“冬天飞舞的雪花本来是温暖的”,因为有了你相伴,雪花的“温暖程度”又更进一步,结果变成了“更加温暖”。如果说这世界上有“温暖的雪花”,那一定有“夏季寒冷的骄阳”。

 凤凰传奇《最炫民族风》歌词:苍茫的天涯是我的爱。“苍茫”指“空旷无际”,意为没有边际,如“苍茫大地”、“暮色苍茫”,然而“天涯”为“遥远的天边”,意思就是个“边际”,所以用“苍茫”修饰“天涯”是驴唇不对马嘴!此外,“天涯”指肉眼看不到的极远的地方,如王勃的诗句“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而“苍茫”是种视觉感受,所以两者也拉扯不上。

 凤凰传奇《最炫民族风》歌词:我听见你心中动人的天籁,登上天外云霄的舞台。这是一个非常怪异的想象,是作者为了押韵瞎凑出来的。“天籁”指自然界的音响,如风声、鸟鸣声、流水声,如果用于比喻,它自身就含有极高赞赏意,哪里还需“动人”来修饰?这就好比说“她是个漂亮的天仙”,“天仙”已经是极高的夸饰之词,何须“漂亮”修饰?此外,“云霄”指“天际”,即天的最高端,怎么“天外”还有“天的最高端”?这就好比说“房顶之上的天花板”一样怪异!这个错误与“苍茫的天涯”的问题属于同一类。作词者写作时,如果遇到拿不准的词,不要偷懒,查一下字典,这样可避免这种用词错误。

 求真精神代表着一个国家的文明程度,也决定一个国家的科技发展水准。如果大众缺乏求真精神,这个国家就不可能创作出影响世界的文艺作品,更不可能生产处引领世界的科技产品。

那么,求真精神首先应该从对待我们母语的态度上培养起。

也谈“问题”和“主义”

也谈“问题”和“主义”

陈永睿

 

这几天在写稿时,兼及瞅瞅各种语文专业“群”中激烈争辩的精彩火花。

这一刻,有位老师在“群”中发了一通牢骚,并提及种种不公正现象。一老师劝曰:“我们这里是专业群,请勿涉及无关问题。”
几乎同时,一卫道士火冒三丈地说:“再提及敏感问题,踢出群去。”

这实在是“问题”与“主义”之争。

五四时期,西风东渐,各种思潮风起云涌,对此,胡适发表了《多研究些问题,少谈些“主义”》,认为:第一,空谈好听的“主义”是极容易的事,是阿猫阿狗都能做的事,是鹦鹉和留声机器都能做的事。第二,空谈外来进口的“主义”,是没有什么用处的。第三,偏向纸上的“主义”,是很危险的。经过激烈的辩论,大家渐成共识,在大变革时代,还是要多谈谈“主义”。

时至今日,我们的“主义”是明确的了,可是我们的“问题”解决了吗?现实情况是:不少学者甚至一线教师高蹈着虚无的“主义”,却无视脚下的成堆“问题”,一叶障目,一意孤行。

这两天正是开两会的时间,各种“问题”层出不穷,且不说昆明火车站有暴徒屠戮无辜平民的令人发指的恶行,单说各大网站登了一篇文章,其中有这样的文字:

周家祖坟的热闹,是在周滨之父的官越做越大之后。每至清明,扫墓者络绎不绝。来者多是干部,不仅有无锡本地、江苏其他地市,甚至还有来自上海、武警的车辆。扫墓时,周家人多半陪着,扫墓者临走时,一般叫他们“跟周首长讲一声”。

这段文字透露出什么问题和信息?我想“你懂的”。

不觉想到发生在明代一堆荒唐的问题:

明朝奸臣严嵩、魏忠贤都有不少人认作干爹,严嵩有三十多个干儿子,魏忠贤势力最大的时候,朝中不少官员都是他的干儿子,如“五虎”、“五彪”、“十狗”、“十孩儿”、“四十孙”等。这些干儿子与干爹沆瀣一气,把明朝搞得乌烟瘴气。

这些现象,说明了一个共同的“问题”,那些满口仁义道德的衣冠禽兽,失却了为“人”的基本准则,失却了孟子所说的“是非之心、恻隐之心、辞让之心、羞恶之心”,他们奉行着一个“主义”——拜金主义。古人如此,今人犹胜。同样,上面群中无视现实“问题”的现象,实则是“虚无主义”。

其实,“问题”与“主义”是相依相成的关系,绝不能生硬割裂开来。

近几年来,语文教学各种“主义”甚嚣尘上(恕用这个贬义词,实无贬意),你方唱罢我登场,仅“语文”,就有几十个概念,而各种理念、各种模式,更如同雪山银地般压来,让人目不暇接。可实际情况呢?语文越来越被边缘化,学生的语文素养越来越不尽如人意,一线教师的职业倦怠现象越来越严重……是什么原因导致这成堆的问题接踵而来?这就需要我们冷静下来,沉下身来,到一线去,到学生中间去,大力开展调查研究,去认真听听一线老师和基层学校的学生的心声,去系统整理现实生活中存在的种种问题并加以深入的研究,而不是回避它甚至虚无它。

白居易说,文章合为时而著,歌诗合为事而作。

我们也要少谈些“主义”,多研究一些“问题”!

《咬文嚼字》挑错央视春晚:字音、搭配、常识均出错

《咬文嚼字》挑错央视春晚:字音、搭配、常识均出错

冯氏春晚已经谢幕,但关于“春晚”的话题,还未结束。近日,春晚又被《咬文嚼字》“盯”上了,最新发布的春晚文字差错报告显示,张国立误读成语,将“血脉偾张”的“偾”读错。昨日,成都商报记者专访《咬文嚼字》执行主编黄安靖,他揭秘了如何“咬”春晚,以及“咬”春晚这些年背后的故事。

曾现场为春晚把关

字幕组“副”“幅”不分

“对于春晚,不仅仅是我们编辑部在咬,背后还有一个庞大的群体在支撑,就是观众,他们把意见通过邮件投稿或打电话告诉我们,我们在初一当天,专门组织专家看春晚,对读者的问题进行核对,并论证出最后的结果。”昨日,《咬文嚼字》执行主编黄安靖告诉记者,央视“春晚”一直是《咬文嚼字》重点关注对象。

2007年,《咬文嚼字》编辑部受邀到春晚直播现场把关。黄安靖称,自己也作为被邀的专家之一去了现场。当时,他们还认真研究过“春晚”字幕的制作程序,发现这个体系存在问题,“当年是前方在播放,后方半个小时出一个带子,就开始根据带子制作字幕,当年八台电脑同时在制作字幕,但我们发现这八台电脑的操作人员全部是搞技术的工作人员,都是电脑专业,有些连一副对联是‘副’还是‘幅’都搞不清楚。并且没有人把关,我们发现这是一个大漏洞,回去后代表编辑部给台长写了一封信。”

咬了春晚好几年

冯氏春晚堪称差错最少

《咬文嚼字》编辑部在信中给央视提出了提高“春晚”文字质量的具体四条建议。

当时,央视导演组十分诚恳地接受了意见,内部工作人员告诉黄安靖,在收到建议信后专门召开会议研究,每一年配备语言文字专家,将原来的流程改掉,之后每一年配备专门的文字组。“《咬文嚼字》就没再去过现场,央视春晚的文字水平逐年提高。总的来说,《咬文嚼字》咬的这些年,这次的冯氏春晚是差错最少的一年。”

黄安靖认为,冯氏春晚在文字使用上,态度严谨,十分用心。不过,也并非无懈可击,还有一些值得商榷的地方。这次春晚的第一个差错,首先是读者看到的,最早的意见是大年三十晚上,春晚开播后半个小时不到,《咬文嚼字》的电子信箱就收到了第一个被咬的问题,称《“春晚”是什么》短片把公历年和农历年弄混了。

冯氏春晚差错

张国立念错成语 公历年和农历年没分清

过年这些天,《咬文嚼字》编辑部的电子邮箱收到成千上万个“咬”的意见,黄安靖称有些经过专家论证并非错误,有些确实是错误,他准备举出三个差错。

一、字词问题:

在合唱《光荣与梦想》结束后,张国立显然有些激动,深情地说:“这雄壮的歌声,真是听得让人血脉pēn张啊!”此处未出现字幕,有人认为应该写成“血脉贲张”,不对,正确的写法是“血脉偾张”。无论是“贲”还是“偾”,张国立读pēn都是错的。

黄安靖解释:“偾”读fèn,意思是“奋”“起”;张,即扩张。“血脉偾张”是个成语,本义是血液流动突然加快,以致血管膨胀,青筋鼓起。

二、搭配错误:

开场歌曲《想你的365天》里有一句歌词:“当看过这世界的每片沧海桑田,最美的还是家的屋檐。”
“‘沧海桑田’能用‘每片’修饰吗?不能!”他解释:“沧海桑田”是个成语,出自东晋葛洪《神仙传》:“已见东海三为桑田。”意思是,已经看到东海三次变成桑田了。后世以“沧海桑田”比喻世事变化巨大。可见“沧海桑田”的字面意思是“沧海变成了桑田”,而非“沧海与桑田”!上述歌词用“每片”修饰“沧海桑田”,显然把它理解成了后者,属典型的望文生义。

三、常识问题:

今年“春晚”的前面有个短片《“春晚”是什么》,片中各界人士围绕这个话题各抒己见,最后屏幕文字显示:“春晚是想你的365天”。民间确实有“一年三百六十五天”的说法,但这个“年”是公历年,与“春晚”没有关系。“除夕”“春晚”是农历年的特定日期。农历是中国传统历法,至今已有数千年历史。农历分平年和闰年。平年十二个月;闰年多一个月,共十三个月。月分为大月和小月,
大月三十天,小月二十九天。平年全年354~355天,闰年全年383~384天。无论何时,“春晚”与“春晚”之间,都不可能是“365天”!今年是马年,有个闰九月,到明年羊年的春晚是384天。《“春晚”是什么》短片显然把公历年和农历年弄混了。

我的作文我的梦

我的作文我的梦

陈永睿

 

作文教学的困惑——春风桃李为谁容

1.不管是教师还是学生,普遍存在着忽视写作的问题。因为从高考结果看,学生作文得分多呈“扁平化”的现象,即平时写作水平相差较多的学生,作文得分也多在三类卷徘徊,正因为此,许多老师和学生认为在写作方面投入太多的时间不值得,不再把写作当作一件神圣的事情来完成。

2.教师的作文教学,也普遍存在教学“模式化”的倾向,即多偏重于技法指导(“重术”),而忽视思维点拨。而各类的作文刊物,也有喜好“技法”讲座、误导学生写“新八股作文”的倾向,忽视学生的真情为文。每年高考之后满天飞的所谓“满分作文”,据说多是枪手炮制,令多数学生可望而不可及。

3.作文教学存在着严重的“教考背离”的倾向。即便有思想的语文教师,也不敢把模式化的高考作文指导视为儿戏,而把大量的时间放在研究头一年或前几年高考作文命题趋势上,指导学生去穿凿意会所谓得分的手段,平时的“批判精神”及“人文精神”则暂时置于一边。长久以往,泛政治化、伪圣化、程式化、滥情化、幼稚化甚至于可以大量套作的“新八股作文”充斥考场。

作文教学的难题——乱花渐欲迷人眼

1.“写什么”问题。由于当今应试教育的影响,大多数学生的视野普遍比较狭窄,素材积累相当匮乏,造成作文“千人一面”。正因为此,《作文素材》之类的书籍如雨后春笋般应运而生,但学生短时间“恶补”,既违背教学规律,又于事无补,还过于功利化。

2.“怎么写”问题。即思维方法问题。“怎么写”偏重于技法指点,但大量高考作文“亮点指津”之后,学生仍然存在惧怕写作文的问题,于是虚假为文、矫情为文、游戏为文。这样重“术”轻“人”,
往往造成学生的情感失落、精神失落、人格失落,但严峻的高考形势又迫得教师不得不“指津”。

3.“命好题”问题。好的作文命题,能让学生愿写、爱写并全身投入其中,但最几年的高考作文命题,或过于务虚,题目指向的往往是一些抽象高蹈的人生哲理、思想命题,显得玄虚凌空、大而无当,或过于务实,亦走入严肃宏大、“主题先行”之窠臼,这些都让学生无所适从,只好“编”作文、“造”作文。

作文教学的期待——春在溪头荠菜花

1.期待专家“命好题”。作文的命题应走进学生的心灵,使学生能够“愤”而后“悱”,“启”而后“发”。专家们要完善严格的命题“准入机制”,凸显民主精神的命题“论证机制”,构建多重命题方案竞争的“竞标机制”,使命制好的作文题目,能真正检测出学生的真实写作水平。

2.期待刊物“发‘好’文”。作文刊物上发表的优秀作文,是学生写作的风向标,因此,期望刊物能够多发一些“真情之文”、“至性之文”的好文章,而非模式化的八股文。期望刊物能够多发一些富有语文味的材料,多在“写什么”方面指导学生,多在学生写作误区方面进行点拨指正。尤其希望《语通》等核心刊物能大胆创新,在“写什么”和“怎么写”之间做到某种平衡。

3.期望核心“借好石”。他山之石,可以攻玉,西方国家乃至台湾、香港的作文命题,包括我国解放前的作文命题,都能为我们提供别样的启迪。期望作为权威的核心刊物,能够向学生(包括老师)提供这一方面的材料,以丰富他们的思想,打开他们的视野,启动他们的灵思。

我的2013盘点:回望一三未足言

我的2013盘点

 

回望一三未足言

陈永睿

 

本应写一详细盘点,然太忙,故戏为一诗聊为盘点吧。

 

艳阳高照贺新年,

墨洒万里谱华笺。

回望一三未足语,

展眉双七方可言。

著文廿篇何所道?

学经千论才能餐。

轻歌曼舞醉盛世,

再起逸兴戏云端。

选修课也可以这样上(二)

选修课也可以这样上(二)

秦玉公开课《香玉》评点

陈永睿

 

秦玉老师的公开课很成功,可借鉴之处很多。

一、体现了选修课的教育目标

选修课与必修课的教学目标有同有异。必修课侧重共同知识、技能、素质的形成,为学生的终身发展奠定共同的根基,特点是基础性和均衡性。而选修课则侧重拓展学科视野,深化学科知识与技能,发展学生的特长、个性,特点是多样性和拓展性。从教学目标上而言,两者刚好可以相互衔接。这就决定我们在教学目标定位时有差异。必修课以基础知识的落实为第一要务,选修课则以培养学生独立思考、广泛探究的能力为目的。秦老师的这堂《香玉》,充分体现了选修课的教学目标,它以《香玉》为基点,以“魔幻”为切入口,侧重培养学生的鉴赏能力、比较能力及探究能力,很好地拓展了学生的视野,培育了学生的能力。

二、体现了选修课的教学方法

新课程标准认为,“高中语文选修课程是在必修课程基础上的拓展与提高。”也就是说,选修课以必修课为基础,拓展和提高是在必修课基础上的拓展和提高。体现在教学方法上,表现为两个特点,也就是说“选择”和“组合”,或运用“加减乘除”法“选”出语文味道,或运用“勾连研修”法“组”出语文魅力。秦老师的这堂《香玉》,即充分体现了这种“选择”和“组合”的特点。在“选择”上,它根据实际的需要,大胆取舍,合理剪裁,选择适合学生特点的教学内容和教学顺序,以“魔幻”为突破口,运用“加减乘除”法,选择与“魔幻”相同、相似、相关的话题因子,大胆删去了传统的套路化的文言小说分析的几个要素, 使得全课话题集中,火力集中,可谓“八面受敌,一意为之”,学生受益良多。在“组合”上,这堂课根据学生自身学习的水平,相机培养学生的探究意识和探究能力,将“魔幻”这条线贯穿始终,特别是在这堂课的后半部安排莫言《马语》的学习,使得这堂课上下贯通,一泻而下,极大地撞击了学生的思维区域,拓展了学生的知识面,提高了学生的能力。

三、突破了文本的教学难点

在传统的文言小说教学中,相当一些老师往往上得“太近”或“太远”,所谓“太近”,就是从字词句中走不出来,上成文言知识课;从散乱的问题中走不出来,上成阅读测试课。所谓“太远”,就是从关键词生发开去,上成历史知识课;从作品主题生发开,上成思想品德课。而秦老师的这堂《香玉》,则上得“若即若离”。所谓“若即”,就是把握主干,而不拘泥枝节。选修课的文本教学要抓住主问题,将常规教学中的“问题”转化为“话题”。因为“问题”是要回答或解释的题目,而“话题”是谈话的中心。话题因为是“谈”,就要有双方或多方的共同参与;因为有中心,所以目的也很明确。这堂课的话题即是“魔幻”,新颖集中,极大地引起了学生的兴趣。所谓“若离”,就是说选修课教学的一个重要指导思想是选好一个“点”,这个“点”
应该像火炬,具有辐射性。自然地将相关的内容串连起来,共同成为具有集中目标和鲜明主题的学习内容。同样这个道理,《香玉》这一课,“魔幻”就像一把火炬一样,把古今中外相似、相关的材料联系起来了,做到了
既要“教教材”,又要“用教材教”,以点带面,融会贯通,举一反三,以点带面,最终形成系列,体现了专题特色。

 

 

 

选修课可以这样上(一)

选修课可以这样上(一)

情真意切释猜嫌评点

 陈永睿

陈朝霞老师的《情真意切释猜嫌》上得非常成功。表现表现在下面几点:

一、体现了选修课“勾连整合”的理念。

选修课之所以不同于必修课,是因为它的理念不同,如果说必修课的教学理念主要是以教师“教”为主,通过教师的讲解与引导夯实学生的基础,使学生各方面的能力都能得到均衡发展的话,而选修课的教学理念则应以学生的“学”为主,要使学生借助于必修课所学的知识和能力来选择性地学习,以发展自己的个性。教师应该树立这样的教学理念:选修课应该“选”,只有“选”好,选修课的教学才能真正变得有价值、有意义。如何“选”,就要注重“勾连整合”。陈老师的课就很好地运用了“勾连整合”法进行“选”。也就是说,注重了“选”和“组”。所谓“选”,即选择与课文相关联的资源,在满足不同学习群体、基础、兴趣的学生对选修课要求的前提下,对教材进行重新处理,或增或删,或详或略,或调整次序,以优化教学构成。所谓“组”,就是对选择的内容从更有利于学生发展的视角进行必要的重组,以使学习内容得以优化,使学习进程更具吸引力,学习时间安排更为科学,从而让学生在选修课程学习中进一步感受语文魅力,更积极地投入学习,有效提高语文素养。《情真意切释猜嫌》一课打破原小说的架构,大幅度地调动学生已有知识和体验,删除了可有可无的环节,增加了与文本密切相关的知识点和阅读片断,让各种与原文相同、相类、相关的阅读片断纷至沓来,既更有效地拓展了学生的知识面,更极大地帮助了学生理解原文的精髓。

二、形成“问题”意识,培养了学生的探究能力。

情真意切释猜嫌》文本不长,貌似很显易,实则不然,如果仅仅停留在文本上的话,学生则“见山是山,见水是水”,只能形成表面的肤浅的碎片化的印象,陈老师看到这一点,她就以“问题”为中心,把课文分解为三个“问题”,即“猜嫌”从何而来?宝钗如何去释黛玉的猜嫌呢?怎见得情真意切?指导学生围绕这三个问题进行拓展和探究。这种方法,叫“以点带面”,相机“拓展”和“提高”。新课标强调“高中语文选修课程是在必修课程基础上的拓展与提高”,这种“拓展”,是指教师对相关教学内容予以广博与丰厚,这种“提高”,是指教师对相关教学内容予以系统与深化,陈老师根据学校和学生实际,考虑学生原有基础、发展取向和学习需要等方面的差异,对选修课教材做适当的筛选、补充、整合,大胆取舍,选择《红楼梦》有代表性的内容作为拓展和提高内容,注重方法传授,举一反三,以点带面,从而引导学生对那些散乱而又有内在联系的知识进行梳理归纳,并从中进行纵横联系,大大拓展了思维的广度和深度,极大地发展了学生的探究能力和创新精神。

三、运用比较法进行拓展和延伸,培养了学生的思维品质。

选修课注重拓展和延伸,其主要教学方法是比较法和“抛锚式教学”方法。比较方法是一种重要的学习方法,只有比较才会有高低、优劣、好坏之分。在小说教学中用比较法,既可以使学生对所学的知识进行纵横联系,提高学生思维的广度;还可以让学生在对文本的不同比较中,提高思维的深度。抛锚式教学,则是“基于问题的教学”或“情境性教学”,这种教学法主要表现在,在实际情境中一旦确立一个问题,整个的教学内容和教学进行进程就被确定了,就像轮船被锚固定一样。陈老师在上课的过程中,就大量地运用了比较法,用联系的方法将相关信息聚焦于一点,“笼万物于笔端”,形成了密度大、容量高的“集成块”,如将宝钗在宝玉挨打之后的表现引入文本欣赏过程中,将宝钗的性格予以方方面面的比较,引导学生在一个完整、真实的问题背景中,产生学习的需要,并通过学习共同体中成员间的互动、交流,凭借自己的主动学习、生成学习,完成从识别目标到达到目标的全过程。这样,陈老师的课达到了对学生进行引领的目的,体现了选修课的核心价值,极大地培养了学生思维的广泛性、深刻性和灵活性等思维品质。

听曹老讲那过去的故事(上)

听曹老讲那过去的故事(上)

陈 永 睿

 

曹老嘱我为他的新书写序,我虽然诚惶诚恐,汗如雨下,但还是勉力为之,凑成下面的文字。

做序者,大都是功成名就、声名显赫者,而我不过一介布衣而已,何以得曹老看重?而我又何以乐尽绵薄之劳?说来话长。

先说“曹老”之由来——踏遍青山人未“老”。

“曹老”并不老,前几年才退休,您若在路上遇到他并搭上话,定会被他中气十足的嗓音、妙趣横生的谈吐、纵横八方的思维所吸引,所感喟,所摄服,经年之后,您的头脑还会永存着曹老永远年轻、永远不“老”的影像。其实,“曹老”的“老”与“不老”是矛盾的。“老”,是指老资格,他是文革前老牌正宗高中生,功底深厚;文革中在教坛沐风浴雨五六年,见闻广博;文革后成了六安师专七八级比较年轻的大学生,思想前卫;接着又是长达数十年的杏坛生涯,其间也经过商,下过海,可谓经历丰富,阅人无数;而“不老”,是指曹老的三千弟子在心目中永存着于三尺讲台上口若悬河、舌灿莲花、令人醍醐灌顶懵懂初开的年轻智者形象。“老”,还指“老道”、“老辣”、“老成”、“老练”等等,与曹老谈话,你会感到他视野开阔、思想激进、知识渊博、纵横捭阖、举止有度,你会受到一种震撼、得到一种启迪,而“不老”,是你从曹老永远年轻的声音中,感受到一种充沛的激情从自己行将麻木的躯体中流过,你立刻浑身充盈了万钧力量,发出豪情万丈的宏大共鸣。几年前,有位比“曹老”还老的老师说:“曹老曹老,我都没有称‘老’,你何以言‘老’?”曹老笑而不语,与座者也笑而不语,因为大家都知道,这个“老”,实际上是一种“历史”,换言之,是“史河”,满满的都是故事。正是:青山在,人未“老”,风景这边独好。

次说新书之由来——碧梧栖“老”凤凰枝。

曹老出书,是一种偶然,也是一种必然。两年前,曹老退下来之后,一时无事,便来我处闲坐,谈得兴起,便浏览我的“史河纤夫”博客。我告诉他,博客,实际上是一种网络日志而已,可将自己思考的文字敲出来上传,可将自己满意的图片上传,从而与他人共享,它是一种耕耘田园、收获思想的过程,博客上的文章多了,可以汇编成册。某某、某某不甘寂寞,于是发挥特长,在电脑前率性而为,假以时日,便集腋成裘,出书三两种,成了名流大家。曹老一听,兴趣大增,便“老夫聊发少年狂”,也申请注册了号为“明过有声”的新浪博客,开始以花甲之年从年轻人之事,一个字一个字地敲起键盘起来。刚开始,一天仅能敲出千儿八百字,读者也只有我和几个知根知底的人,但是,曹老的文章,让我们这些所谓“老手”也不得不佩服其深邃的思想和灿烂的文采,叹服有加。而我的一位在辽宁工作的弟子,此时正负责几个“文学圈子”,见到家乡老师的文字,也为之倾倒,便将曹老拉进了“圈子”,并将他的文章推荐至“圈子”首页中。就这样,曹老的文章,读者越来越多,影响越来越大,而曹老的写作积极性也越来越高涨,不独敲字的速度越来越快,而且上传博文的间隔时间也越来越短,在“草根名博”等首页中的露脸机会也越来越频繁。“成功是成功之母”,曹老的灵思妙想被全面激活,于是,“新浪博客首页”上,“新浪首页”上,曹老的丽文华章便“山顶千门次第开”、“千树万树梨花开”,相当多的博文点击量达十万以上……读着曹老那些振聋发聩的文字,看着曹老不断刷新的点击量,再看着自己现在仍不及曹老一个零头的点击量,我羞赧不已,也自豪不已。再往后的事情就顺理成章了,曹老终于将他的精选的博文付梓,命名为《史河追梦》。正是:“老”树发新枝,春深更著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