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群”杂感

观“群”杂感

陈永睿

 

年前年后,一直瞎忙不已,其间虽著文若干,然观“群”的收获亦不小。

我有十几个语文“群”,其间比较活跃的有“语文核心期刊阅读打假”、“高中语文读写指津”、“大文化建构”等,在这些“群”中,经常目睹一些名家(如张悦群、谭蘅君、徐金国、徐增才、曾良策、孙悦等)在其中争得面红耳赤的“精彩对话”,常常心有感焉,深受启发。只是一因有稿要写,无暇参与,二因只想学习,不愿“高调”,故甘于“潜水”,乐得逍遥了。

然大学时的班长杨林先生建起“青春友谊八一(2)班”群之后,我就不那么淡定了。何也?因为这个“群”,让咱们又回到了激情燃烧的岁月。特别是久未联系的老同学,忽地在网络上穿越时空,与你面对面嬉笑怒骂,那又是何等的激动人心啊。而班上的女同学,更是“老夫聊发少年狂”,在“群”中侃大山、传照片、递信息,等等。从“群”中,知道了“二十年再相聚”时未能相聚的娄光美同学已从贵阳调到昆明了,知道了才女、人大教授骆峰已到韩国首尔“讲学”去了,知道了猛男、著名作家檀长乐在业余时间时还是那样的登山、饮酒、著文、打羽毛球……更知道了久未晓信息的当时沉默寡言的林峰这回真的是“换了一个马甲”,变得风趣幽默让人认不识了……有时,在这种氛围下,咱也按捺不住,“冒起泡来”,扯两句笑话,念两句诗文,轻松轻松心情。今日,更因为长乐先生在天安门升旗时间同时升起“群旗”,于是赋打油诗一首:

长乐红旗迎日开,

童鞋敬礼动地来。

双木领舞弄倩影,

群杰击健倾胸怀。

春城美葩绽丽姿,

首尔奇峰秀雄才。

忽闻一声“俺来也”,

潜水蛟龙跃华台。

——二月二十二日匆匆

我的教育我的梦(演讲稿修改)

一教师送上一演讲稿,特修改如下:

尊敬的各位领导、评委老师、亲爱的朋友们:

大家好!

今天我演讲的题目是《我的教育我的梦》。

有一种东西,它承载着人们的希望,这种东西有虚有实,它看不见,摸不着,却能在心中产生一股巨大的力量,它就是中国梦。

2013年,习总书记为我们描绘了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这个梦,让每一个炎黄子孙,也让我们每一位老师都心潮澎湃、心驰神往。

想当年,为了这个梦想,在我们六安这片红土地上,不知有多少英雄豪杰顺应时势,敢做敢为。在那风雨如磐的岁月里,生活在大别山区的人们衣不蔽体,食不裹腹,然而,哪里有剥削,哪里就有反抗,许继慎站起来了,周维炯站起来了,洪学智站起来了,更多的人们站起来了,为了改变自己的命运,大别山人民举木为兵,揭竿为旗,黄麻起义爆发了,立夏节起义爆发了,六霍起义爆发了,“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大别山山区沸腾起来了,经过数百万军民数十年的艰辛努力,终于打造出一个红艳艳的新中国,初步实现了翻身解放的中国梦想。

时光荏苒,物换星移,而今,历史的车轮二十一世纪初,习近平总书记带领我们在波澜壮阔的大海上扬帆启航,赋予中国梦以新的内容,而我,作为踏上杏坛已十年的教师,也产生了新的愿望,这个愿望,既是“气魄宏大”的国家梦,也是“具体而微”的个人梦想。

我梦想有一天,我们的教育是面向全体的教育,是资源更加均衡的人人平等的教育。不可否认,改革开放几十年来,我们六安的教育有了长足的发展,然而,同其他地方一样,我们教育的发展是不均衡的,“择校热”屡热不下,“重点班”屡禁不止。其实,人人生而平等,我们的教育应该是公平的教育,只有将教育资源均衡了,教育才能公正发展,教师才能流动、交流与提高。每个孩子都是早晨七八点钟的太阳,他们是祖国的未来和希望,不管是贫穷还是富有,不管是在城市还是在农村,他们都有着接受同等教育的权利。相信那一天,我们六安构建了利用信息化手段扩大优质教育资源覆盖面的有效机制,缩小了区域、城乡、校际差距,重点学校重点班没有了,“择校热”消失了,生活在这片青山绿水红土地上的孩子,都一样地沐浴着祖国大地上的明媚阳光。

我梦想有一天,我们的教育是学生焕发生命色彩的教育,“赤橙黄绿青蓝紫,谁持彩练当空舞”,我们的孩子在七彩的阳光下,舞动着七彩少年,舞动着七彩中国。多少年来,我们的教育似乎只有单一的色彩,我们的孩子似乎只知道在狭小的校园里默默地做着试卷。其实,教育的本色是以人为本,人是有生命的,生命是有颜色的!学生的童年应该是彩色,而不是被应试所包围的“灰色”,彩色的生命应该是灿烂的、多姿的!我相信那一天,我会带着孩子们,不再高度关注考后的排名、升学率,而是关注身边的人事和人类的命运,具备强烈的历史责任感和社会责任感,有时,我们还会带着孩子们外出踏青,“暮春者,春服既成,冠者五六人,童子六七人,浴乎沂,风乎舞雩,咏而归”,尽情地让自己的生命溢彩流光。

我梦想有一天,我们的教育是教育工作者绽放生命光芒的殿堂。在这个殿堂里,强权远离,尊严永在,我们教育工作者与学生共同铸造祖国的辉煌。曾几何时,由于多种因素的影响,我们不能不承认,我们有的老师对职业倦怠了,我们有的老师对金钱膜拜了,虽然是极少数,但还是有着负面影响。其实,选择教师这一职业,就选择了对自己生命尊严的释放。我相信那一天,我和我的同事们,刚强与柔美并重,深邃与开放共生,理想与现实嫁接,“捧一颗心来,不带一根草去”,“千教万教教人求真
,千学万学学做真人”,运用多种方式,让学生的智慧在我们的点化中闪亮,运用多种手段,让自己的生命在我们的奉献中闪光。

心有多大,梦想就有多大,梦想有多大,行动就有多大。今天,在新起点整装待发的我深知,我的梦想必须立足教育、热爱教育、勤奋工作、奋勇争先才能实现。我将循着中国梦实现着我的教育梦想,我将爱着我的学校、爱着我的学生、爱着我的教育事业;我会在挥洒五彩汗水的辛勤付出中,踏上希望的征程,怀着憧憬登程,不管风雨,不管泥泞,用自己的梦想点燃别人的梦想,不断托起一代代年轻人更远、更幸福的梦想,让岁月无憾,让青春无悔,让人生在实现教育梦中闪亮。看吧,在不远的将来,红日初升,其道大光;河出伏流,一泻汪洋。美哉,我的教育梦想;壮哉,我的中国梦想!

谢谢大家!

 

听曹老讲那过去的故事(下)

再说新书内容——少壮功夫“老”益成。

为什么曹老的文章有那么多的人喜欢?

信手拈来的史实,妙趣横生的故事。“百家讲坛”之所以倍受听众欢迎,是因为它独有的故事魅力;莫言之所以荣获诺贝尔文学奖,从某种意义上说,他是“一个会讲故事的人”,而且,他在发表获奖演讲时,也多是以“讲故事”为主;同样,曹老的文章之所以受到网友热捧,是因为他的每篇博文都擅长讲一个或几个精彩的故事。曹老从历史的长河中,随机撷取几朵浪花,放在现代的显微镜下,加以放大、膨胀、炒作,引领我们进入特定的历史情境之中,在他的笔下,割股侍君的介子推、叱咤风云的项羽、卧薪尝胆的勾践、活活饿死的齐桓公、 相貌丑陋的贾南风、口蜜腹剑的李林甫、宅心仁慈的梁武帝、心狠手辣的张汤、未卜先知的严延年之母、睚眦必报的田蚡、拍马逢迎的邓通、为人低调的长孙皇后、直言相谏的张释之等等,都从历史的后台一个个向你走来,展示他们的一颦一笑,一怒一喜,让你看清他们活生生的面目,甚至眉梢上的一点痣、脚踝上的一块斑……有时候,曹老还从文学名著的人物画廊里,将大家已经模糊或者已经碎片化的人物予以“复活”,让他们从故纸堆里走出来,再次表现他们的喜怒哀乐,如貌美心善的晴雯、八面玲珑的平儿、乖张强势的王熙凤、愚拙诚实的傻大姐、满腹心机的花袭人、勇敢善良的茜雪、狐假虎威的王善保家的、洞悉世事的探春、风流标致的尤三姐、不肯屈服的石呆子、一味好道的贾敬、众说纷纭的秦可卿等等,都从戏剧的舞台上走下来,活生生、赤裸裸地站在你面前,重新演绎他们曲折动人的故事……有时候,曹老还直接从现实生活中或想象世界中提取你熟悉的人物和事物,激活你的记忆,唤起你的情思,如狡猾的叶集人、读不懂的叶集人、勤劳的叶集人、侃侃而谈的老虎、温柔的藤蔓等等,让你在会心一笑中似乎再次领略到一点什么。可以说,曹老的故事,不是故事。

独到深刻的解读,入木三分的剖析。听曹老讲那过去的故事,你会在曹老不动声色的讲述中“心有戚戚焉”,这是因为,曹老不是为讲故事而讲故事,而是有意无意地把这些人物放在现代的背景中进行考量,引领我们思考人物存在的价值,或者在讲述这些故事时,介入自己对历史、对人物独到的评价,引导我们由表及里、由外及内地看问题,如“翻开浩瀚的史书,我们眼中所看到的都是削尖脑袋,挤破头,争抢做官的汹涌人潮。做官掌权就是读书人最大愿望,最高目标。‘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顔如玉’……”、“当霸王别姬的历史悲剧落下帷幕时,我们终于知道了:无论再伟大的英雄,不管再英明的豪杰,他身边永远潜伏一个最强大最可怕的敌人,他的事业越成功,这个敌人越危险,这个如影随形地跟在身边的敌人就是他自己”、“恶狼不会因为一个人的伟大或者可爱而不去吃他。同样,一个冷酷的人也不会由于你给了他多少好处而去改变恶毒的本性”,等等,这些充满睿智之思的至理真言,遍布于文章的角角落落,如繁弦骤鼓一样,高密度、快节奏般地凑着高亢激越的声音,激荡着我们的心。更让我们惊奇的是,曹老还发挥自己不人云亦云的特长,对已经高手云集、成果显达的“红学”华山论剑,亮出自己独有的秘诀,打出自己独特的旗帜,让你在他充分确凿的论据、富有逻辑的说理面前,不得不颔首心许,例如他敢于挑战大师名家,对谜一般的有着万种风情的秦可卿,有着自己独到深刻的解读,从她的身世,到她的死因,从她活着时的为人处世,到她去世时的众人表现,连推六篇文章,做了令人心服的推测和阐述,让你从他酣畅淋漓的讲述中,不得不从心眼里叹服。难怪文章一推出来,就被“新浪”网管置于首页之上;难怪一位“红学”爱好者阅后,就激动得不能自已,将自己珍藏的一套《红楼梦》善本邮寄给曹老。殊不知,曹老早有几种《红》本,这些振聋发聩的声音,完全是厚积而薄发的智慧结晶。

穷形尽相的描绘,独具特色的语言。一位学者说:“读者需要准确的信息,而我们的首要任务就是为他们提供这样的信息。但是除此之外,读者还有更广泛、更深层次的需求,如果他们的这些需求得不到满足,他们就会逃走……我们忽视了一个所有读者最普遍的要求,一个所有要求中最基本的要求:给我讲一个故事,看在老天爷的份上,让它有趣一点。”不管是什么文章,都要“语言有趣、有味、有神”,“百家讲坛”上的大家就做到了这些:或铿锵有力、掷地有声,或幽默诙谐、妙趣横生,或生动活泼、飘逸灵动……而曹老的文章,也毫不逊色于大师名家,而且是风格多样,让你感觉是在同时聆听着不同的舞曲。有时,曹老的语言是老辣的,“画人画鬼难画骨,知人知面不知心”,曹老就做到了“画骨知心”,他用以现代的语言叙述过去的故事,以略带夸饰的语言,对相关事物进行夸张、变形和扭曲,再赋之以一定的戏谑色彩,使之烙上自己的风格,使文章极具可读性,如“晋文公做了国君后,立即大肆论功行赏。不知是自己兴奋得昏了头,还是被手下争功闹得晕了脑袋,他偏偏忘了割股救主的介子推。不知是哪位路见不平一声吼的哥们,在宫门外贴了一张大字报来为介子推鸣不平”、“我一直认为勾践有可能就是历史上最早的大忽悠,洗脑专家。一下子能忽悠出六千多个干儿子,在战场上死心塌地的为他卖命,想一下都有点叫人头晕”,等等,这里极带感情色彩的“昏了头”、“晕了脑袋”、“贴了一张大字报”、“忽悠”、“洗脑”等词,可谓“状难写之情如在眼前”,让你在一气呵成、一贯而下的畅快阅读中会心一笑。有时,曹老的语言是诗意的,用词准确,状物生动,极富个性风格,如“峰顶之上,一弯溪水宛如一条白玉带,沿着山弯小路飘然而下。每天清晨,游人就从谷下迎着溪水往上走去。越过一条山溪,你就会迎来一个惊喜;跨过一道山峦,你就会遇到一个惊奇。这里既是真实美妙的山水画廊,又是神奇飘渺的梦幻仙境”,等等,这样诗意盎然的语言,怎不令你为之心驰神往、心摇神荡?有时,曹老的语言是深邃的,寥寥数句,便高度概括了人生之真谛,如“无声的泪水里流淌的是从心灵深处渗出的血水,摇山震岳的哭声不过是以假乱真的表演,哭得泪人一般的伤心却是一出可笑的闹剧”、“甜言蜜语的下面,说不定深藏着一颗冷酷的心,简单平淡的话语里却又常常饱含着深情厚义”、“没有独立的脑袋就没有独立的思想,历史就是在各种不同的思想交锋中缓慢前进的,社会就是在各种不同的力量博弈中逐渐进步的”,等等,这些充满哲思的语言,难道不对你的人生之路有所启迪?不让你混沌的大脑为之茅塞顿开?

正是:

滚滚惊涛动地排,群英奇葩上华台。

追梦史河说故事,拾贝红楼展奇才。

厚积不惧青山老,薄发方启茅塞开。

学子三千倾耳听,笑看史水逐浪来。

春晚你说啥

春晚你说啥

叶集中学高二(5)班  杨光

 

伴随着新年的脚步,春晚又一次来到了我们的面前,它已伴随着我们走过了三十年的岁月。有人说春晚的真正价值不是它的艺术价值,而是它的文化价值,一台小小的晚会,之所以会取得这么大的成功,就是因为人们已经离不开它了。吃饺子看春晚这一系列的事,已在中国老百姓的心中扎下了根。

春晚随着时间在改变,以前的春晚我们在观看时,总是很明白,其中的主题不是说发展就是讲民主,然而到了现在,我们却搞不懂春晚究竟是想说些什么。就拿蛇年的春晚来说,我就犯了糊涂,下面几个节目便是这典型的代表。

《想跳就跳》是否该笑?

春晚上最有笑点的一个节目依我看就是潘长江和蔡明主演的小品《想跳就跳》了。其中的重头戏便是蔡明的一番番的毒舌攻击了,她一句句的挖苦和讽刺,引得我们捧腹大笑。这也使我想到了小品王赵本山,赵本山由于模仿瘸子走路和摔跤,也逗笑广大观众,然而,我们在哈哈大笑时,是不是想想这该不该笑。我们所谓的“笑点”,不正是别人的缺陷吗?不正是别人内心深处的伤疤吗?“哪壶不开拎哪个壶”,不应该取笑别人的短处,因为每个人都有这样或那样的不足,拿别人的不足来取乐,这叫“愚乐”,而非“娱乐”。

《败家子》该不该败?

春晚另一个引人注目的节目就是郭德刚和于谦的相声《败家子》了。这个节目一播出就引来了很大的争议,观众褒贬不一,绝大多数对这个节目不看好,其中的主要原因,就是这个节目不好笑。很平常。网络曝光的春晚“睡觉姐”也反映了这一点。相声所讲述的是一个有钱的富家子弟,戴着各种名表,住着豪宅的奢侈生活。这种奢侈与浪费,不是正对应着我们这个社会吗?这种“败家子”在社会中也比比皆是。是的,这个相声确实不好笑,那是因为这种现象不值得我们发笑,面对着这种奢侈浪费的生活,如果不加以治理,人们早晚会有笑不出的那一天。

《这事不赖我》到底赖谁?

相比以上的两个节目,春晚的另一个相声《这事不赖我》,也使我深受启发。相声中的主人公没钱,没房,没工作,但是他总是在逃避责任,一句“不赖我”就什么也不管了,其中的一段话便讲到了我的心里去了。他说的他没钱,也“不赖我”,那赖谁呢?他却说赖他爸,他爸没钱,他就不可以有钱。是啊,现在这个社会就是这个样子,一个个“拼爹”的例子出现在我们面前。这使得我们这些无爹可拼的人到处碰壁,这一句句的“不赖我”,其实就是我们由于感到不公而自我的安慰罢了,但又能怎么样?不能拼爹,就只有拼自己。

这几个典型是春晚对我们说的话,这既有正面的,又有负面的,总之,春晚它没有说谎,这一切都是它想对我们要说的。

 

无题

无题

陈永睿

 

很长一段时间没有更新博客了,何也?忙于写书。

这个书,是面向学生的作文教程,说难也不难,说易亦不易。记得第一稿奉给主编后,主编阅后打回,叮嘱重写,原因“有些远,有些虚”,这是我从来没有遇到的情况,后来听说,他地亦有作者之成稿不符要求,多次重写仍不合要求,被取消编纂资格。心下方怡然。此后精思傅会,再将重新构创的文稿奉给主编,主编一个“很好”,令我如牛释负。——个中快意,不动笔者不能体味。

这个书,从春天一直写到夏天,凡四月,差点儿如《枉凝眉》中的“想眼中能有多少泪珠儿,怎经得秋流到冬尽,春流到夏”,忙得宵衣旰食,茶饭不香,有时为了写好七百字的“讨论”,就得苦思半天;有时半夜里想到了某一问题,就激动得爬起来打开电脑写上两句;有时遇到好天气,极想出去走走放松放松,但一想到重担压肩,只得放弃。——个中酸辛,非局内人所能知。

这个书,凡四本,二十万字,有时,挥洒自如,一气写上万字,有时,思维枯竭,半天难现一文。更多的时候,在繁重的教学之余,双眼紧盯屏幕,先浏览新闻,再打开文档,或快或慢地舞文弄墨,几个月下来,两眼枯涩,视物不清,双臂发麻,若有肩周炎——这也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其间有几喜:穿插写近十篇关于作文方面的论文,发在相关的报刊上;有几愁:因时间关系,婉辞了几位编辑朋友的盛情相约。——个中苦乐,非外人所以感。

好好休息一段时间,再读读春来先生的《孤舟话语》,去领略更多的风景。

是为无题而感。

岩畏途绘四图,

妆成缮刀志踌躇。

曾为苦索因学浅,

方知穷思是才疏。

击键不惧臂酸痛,

赶稿哪管眼涩枯。

漫漫长路笑驰过,

再览风景高吁呼。

观云

 

陈永睿

 

这几个月,伏于案前,耕耘电脑,每天穷思枯索、殚精竭虑,竟不觉夏之已至。忽一日抬头,见窗外碧宇,已飞上白云万千,凝眸视之,酸涩的眼睛无限舒爽——毕竟,好多年没有见到这样的白云了。

想起写“云”的几首古诗,特录于下,我想,如果没有高温,那就是十全十美了。

千形万象竟还空,

映水藏山片复重。

无限旱苗枯欲尽,

悠悠闲处作奇峰。

 

尽日看云首不回,
无心都大似无才。
可怜光彩一片玉,
万里晴天何处来?

 

南北东西似客身,
远峰高鸟自为邻。
清歌一曲犹能住,
莫道无心胜得人。
 
片片飞来静又闲,
楼头江上复山前。
飘零尽日不归去,
点破清光万里天。
 

 

碧水青山一画收,山水相恋醉成诗

碧水青山一画收,山水相恋醉成诗

郑伟

 

大别山坚毅而又凝重,皖西水绵绵悠悠写一腔柔情。山傍水,水抱山,山水相恋孕成一幅画,醉成一首诗,这幅“画”展现出天然美的风采神韵,这首诗蕴含着历史的深厚感和内在雄健的力量。

去年初春的一天,我、妈妈和姥姥一起去梅山镇三姨家,下午,我们便去了梅山水库。

沿着水泥路缓缓前行,但见前方一座边拱大坝拔地而起,锁住山谷,拥抱着一个偌大的高峡平湖。妈妈说,那就是当时被称为“世界第一高坝”的梅山水库大坝,海拔8824米高的混凝土大坝下,矗立着一座五层楼高的发电厂,库水通过坝下闸门流入电厂,推动四台机组飞速旋转,化成强大的电流输入华东电网,送往广大城乡,送往千家万户。流水滔滔而下,灌溉下游广阔无垠的良田。

我们顺着山道登上了梅山水库的坝顶,饱览着端庄秀丽的湖水山色。抬头望天,天高云淡,白云苍苍,举目远眺,一碧万顷,俯视而看,碧水青天,水平如镜……看到此情此景,我情不自禁地吟咏起古人“水光潋滟晴方好,山色空蒙雨亦奇”的诗句。我依偎着大坝的栏杆,四处环视,那平湖中的处处绿岛,似块块翡翠石浮在碧波之上,库区四周,茂林修竹,郁郁葱葱,像是围湖镶嵌的翠环,这里又是绿色的海洋,仔细分辨,可以看出墨绿、深绿、淡绿、像是水彩画。听姥姥介绍,近二十年来,这里一直封山育林,这锦绣风光,这良好的自然植被,是当地政府和群众保护自然生态的结晶啊。

依在栏杆前,举目前方,居高临下,梅山全镇尽收眼底。库水流入史河,穿城而过,在坝下,飞架史水之上的三座平行桥梁,像三根粗大的琴弦绷在红色山城这把琴上,伴着欢乐的史水唱着时代的强音。听说,清晨俯视,水面萦雾蒸腾,那是浓重的水气,一抹雾霭,把近山、楼宇、桥梁全罩上了一层纱帐,若隐若现中透着朦胧的诗意;黄昏,看山城是一幅色调热烈的油画:满天彩霞炫目,满河彩霞燃烧,城区灯光耀眼,可惜,由于我未能赶到这个时间,这美好的景色,我没能大饱眼福。但即使看到眼前这壮阔的景象,我心中不禁撩起激奋,燃起烈焰……

天不早了,我们意犹未尽,恋恋不舍,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清新的空气,啊,心情是那么舒畅,精神是那么奋发。姥姥不禁感叹:“人在这样的环境中生活,心情舒畅,一定能长寿。”

是啊,我看着不断变换的美景,一种当诗人的创作欲望油然而起,对着这青山绿水,我吟咏出这样的两句诗:

山青水绿映晴空万遍一色,

晨雾夕阳染镜湖百态千恣。

(指导教师:陈永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