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人为本:作文教学的核心理念——陈永睿《又一村》序

以人为本:作文教学的核心理念——陈永睿《又一村》序


赵克明


 


 


陈永睿老师嘱我为其“‘135创新作文教学体系’实验与研究”科研课题成果集之一《又一村——中学生优秀作文选》作序,这促使我对作文教学再作些思考。


二十多年前执教之初,笔者就在语文报刊上看到人们对学生作文不如人意慨叹不已,归纳起来大致在三个方面:从心理层面来讲,对作文无兴趣,觉得是负担,甚至讨厌、害怕;从生活层面来说,没有打开生活的空间与思维的天地,写不出丰富多彩的东西,甚至无话可说;从方法层面来看,不懂得怎么写,或者写不出自己所想的境界,甚至自己都不知所云。时至今日,这种状况似乎并未改观,中学生依然在作文的盘陀路上徘徊,在作文的泥淖中挣扎。最为突出的表现是:一、假话、空话、套话盛行。例如:写自己坚强,就一定要瞎编“死老子”;写好人、好事,总少不了虚构上车“让位子”,走路“扶瞎子”,帮人“推车子”,街上“拾包子”(即拾钱包)。写人,千人一面;记事,编造假故事;抒情,言不由衷;议论,千篇一律的“公众语言”。总之,视作文为胡编乱造。二、宿构、抄袭成风。相当一部分学生写作的“诀窍”就是“一读,二抄,三套”,应试的“法宝”也是预先写几篇文章,或从作文集子里找几篇范文来熟读背诵,在考场上生搬硬套。每年高考阅卷都会发现一些抄袭的文章,如2003年就有考生在写“感情的亲疏与对事物的认知”话题作文时竟照抄了一篇外国寓言。三、程式化、新八股泛滥。写记叙文,要求中心明确,于是就主题先行,图解政治口号,尽力去表现“高”“大”“全”的思想、模范的行为准则、模式化的价值取向;写议论文,便死扣“引——议——联——结”或“观点+例子+议论”。近年来高考以话题作文,文体不作限制,提倡创新思维,于是一些人又在挖空心思地研究只重形式而忽略内容或者说纯属搞文字游戏的“伪作文”“怪作文”。某些报刊和高考研究“大腕”出于商业需要,也在极力推销供人模仿的“套路”,以致形成了“规范”中学生作文的所谓“潜规则”。


为什么我们的中学生写作总在盘陀路上徘徊,在泥淖中挣扎呢?为什么我们作文教学的“瓶颈”不能打破呢?耳畔萦绕着语文前辈名师于漪反复说的一句很动情的话:“语文教学绝不能重‘术’轻‘人’啊!”冷静地反思一下,我们的写作教学乃至整个语文教学是不是更注重了“术”,注重了技巧性的训练,而忽视了“人”,忽视了人的生活情感思维过程,忽视了人的品质的形成与个性的发展呢?要论长期以来作文教学的最大失落,恐怕就是人的失落,人的精神的失落,人格的失落,情感的失落,我以为。


大家知道,作文教学是学生内部的心理素质与教学的外部条件相互作用的一种特殊的活动过程。心理学认为:人是有理想、有自尊、有追求、有欲望的;人的思想和行为之间有着密切的联系,一旦需要获得了一定的满足,或者有了明确的目标,就会促进人的行动。十六七岁的中学生在生理和心理上正处于自我意识逐渐成熟的自我追求时期,他们以自我认识、自我体验去探索、理解事物并力求在文章中表达自己的感受。当他们在写作中体验到主体乐趣时,就会激发起主体控制动机,主动去探究问题,表现自我。这就是学生作文的内驱力。作为教师,我们就应该以人为本,从学生的心理需要出发,唤起他们的激情,发掘他们的潜能,强化他们的内驱力,使他们深切意识到写作真正是一项创造性的审美精神活动,是展露心灵、张扬个性的精神活动。把写作主体内在能量的阀门打开了,何愁不能喷发、燃烧呢?


关注人不只是为了让学生走上作文成功之路,而且是为了发展人,使教育的极终目标得以实现。“一切为了每一位学生的发展”,这是新课程的核心理念。它在教学中的具体表现,意味着关注每一位学生,关注学生的情绪生活和情感体验,关注学生的道德生活和人格养成。作文实际上是一种生命状态(而非一种点缀),“立言”与“立人”是相统一的(而非割裂分离的)。作文是一种生命运动,是一种对话活动,是学生认识自我、发展自我、提升自我的一种自我修炼过程。作文教学的每一个环节都触及学生发展中的各个层面,都是促进每一位学生健康发展的有效途径。所以,我们有责任站在育人的高度,在作文教学中把育能(写作能力)、育智(写作智慧)和育人(个性化的大写的人)有机地结合起来。反观之,也只有把学生培养成了有思想、有情感、有个性、有智慧的人,才能使他们真正走出写作的盘陀路,摆脱虚假作文的泥淖。


永睿老师主持的省级科研课题“‘135创新作文教学体系’实验与研究”旗帜鲜明地提出了“以人为本”,脚踏实地地进行探索研究,我由衷地连赞三声:“好!好!好!”


我与永睿老师神交多年,记得最早是1993年在同一期《语文教学通讯》上发表文章,后来常在报刊上读到他的作品,常得到他论文(或研究成果)获奖的消息,还欣悉他被全国中语会评选为“教改新星”,近年终有缘相见,有幸与他切磋教艺。我深感他的执着,他的勤勉,他的睿智,深信他的“‘135创新作文教学体系’实验与研究”课题一定会开出夺目的花,结出丰硕的果。这本《又一村——中学生优秀作文选》的问世,是个证明,也是个预示。


期待着那一天,为永睿老师举杯!

云中谁寄锦书来

云中谁寄锦书来


——写给谢祖国老师的课题“个性化读写结合教学的探索与尝试”


陈永睿


 


谢祖国老师让我给他的课题“作文成功之路——个性化读写结合教学的探索与尝试”写一篇“序”,很让我诚惶诚恐。序者,大家所为也。我长期耕耘在农村中学教育教学教研第一线,虽取得一些不足挂齿的小成绩,但不能比大家之十一,在课题研究方面,亦不能望谢老师之项背。让我写“序”,岂不羞煞人也?然作为谢老师的朋友和同道,我还是乐于写这篇不算“序”的“序”。


我和谢老师是老朋友了,虽地跨两省,然都属于古蓼国,自1996年全国中语会农村中学教研中心的年会上相见后,便开始了长达十多年的相知、相投、相契。他所在的河南省固始县徐集中学,我曾应邀参观过。令我吃惊的是,徐集中学虽是一所典型的农村中学,地处偏远,条件简陋,但在谢老师的带领下,教风很浓,教研活动也开展得红红火火,2000年谢老师主持的国家级课题“学堂·主人·训练”子课题“学堂·主人·训练的理论与实践”,实验成果经专家鉴定为二级优秀教改科研成果;2001年谢老师主持的“作文与生活之关系研究”课题,被中国青少年写作研究中心立为重点课题,后来其课题成果集《耕耘生活》由中国致公出版社出版;2002年谢老师主持的河南省十五教育科研规划课题“初中语文学习策略研究”获得批准立项,后来其课题成果集《初中语文读写学习策略》由中国文史出版社出版;现在谢老师正带领全校语文教师致力于全国教育科学十一五规划教育部重点课题“教育实验与课堂教学变革研究”子课题“个性化读写结合教学的课堂建构、多元模式、基本策略与评价实践研究”的实验与研究,成就喜人。于此同时,谢老师还在繁重的教育管理与课堂教学之余,不辍笔耕,除主编上述课题成果集之外,还撰写数十篇论文相继发表在《语文教学通讯》《作文成功之路》《语文新圃》《中学语文园地》《阅读与鉴赏·初中版》《作文阅读个性化平台·初中版》《作文阅读个性化·课题通讯》《初中生写作》《作文》等刊物上,主编或参编了数十本教学书籍,正因为此,谢老师被河南省教育厅评为“最具成长力的教师”。另外,谢老师的博客“白丁的个人空间”,人气很高,影响很大,在2009年的第一届树人网博客之星评选中,被河南教育报刊社总编室评为“博客之星”;谢老师的示范课《藤野先生》,融科学性与艺术性于一炉,被河南省教育厅评为一等奖……作为朋友,我由衷地为谢老师取得的突出成就喝彩、鼓掌和举杯。


作为同道,我还愿意就谢老师的课题“个性化读写结合教学的探索与尝试”谈谈自己肤浅的看法。


我认为,谢老师的课题具有下列三特点:


授知与育能相促进。“个性化读写结合”突破了传统教学重授知轻育能和新课改以来某些教师只重阅读或写作之一翼的做法。辩证法认为,掌握知识和发展能力是相互联系彼此作用的:前者是后者的基础和工具,后者是前者的条件和武器。布鲁纳也认为:“他学到的观念越是基本,几乎归结为定义,则这些观念对新问题的适应性就越宽广。”(《教育过程》)“个性化读写结合”,以人为本,以学生的个性发展为核心,两翼齐动,协同动作,在相互推动中均得以增长和发展。谢老师的这个课题,既以授知为发端,“教师与学生建立一种新的关系,从独奏者的角色过渡到伴奏者的角色,从此不再是传授知识,而是帮助学生去发现、组织和管理知识,引导他们而非塑造他们”,从大量的阅读材料中积累人文知识,悟透生活中的人文理念(如嘉言懿行、至情妙理、探幽发微、格物致知、革故鼎新、生死去就等),更以育能为目的,“知识是教不尽的,工具拿在手里,必须不断使用,才能练熟技能的,语文教材无非是个例子,凭这个例子要使学生举一反三,练成阅读和作文的熟练技能。”(叶圣陶语)教师运用多种手段,让学生消化、吸收、转化各类知识,把经过控制、加工、传递过的信息触类旁通地运用于写作中,形成听说读写能力和自学能力,达到“诸般咸自办:疑难能自决,是非能自辨,斗争能自奋,高精能自探”的境界,从而完成了知识为能力奠基和能力为知识拓荒的任务。


启智与育人相统一。阅读与写作均有启智育人的功能。传统教学中的阅读与写作也许是两张皮,虽有人提出“读写结合”,但结合不紧,更不中“个性”之的。辩证法认为,阅读与写作辩证统一,相互制约,阅读是写作的基础和前提,写作是对阅读的巩固、深化和提高,阅读通过写作起作用,两者缺一不可:阅读是信息沟通的主渠道,是学生悟通习得的来源,写作是知识转化为能力的转换器,是激励学生学习的推动器,是课内外学习的连接器,两者关系正如夸美纽斯所言:“一切语文从实践去学习比用规则去学习来得容易,但是规则可以帮助并且强化从实践得来的知识。”(《大教学论》)谢老师的这个课题,阅读则突出“个性化阅读”,弃一元化肢解,倡多元化解读,灵活互动,博采众长,教师灵活运用讲、读、评、激、点、练等教法,做到多样化、组合化、立体化,“无意于法则,而自合于法则”,学生则运用自主、合作、探究式学习方式,“博采之,审问之,慎思之,明辩之,笃行之”,自己去探索,自己去辨析,自己去历练,形成良好的学习习惯和学习能力;写作则突出“个性化阅读”,让学生与自我对话,展示自我;与自然对话,丰富自我;与社会对话,走出自我;与大师对话,提升自我……突破思维定势,全面展示个性。于漪先生说得好:“教学生学语文,伴随着语言文字的读、写、听、说训练,须进行认知教育、情感教育和人格教育。说语文学科具有工具性,也绝不是削弱它的人文精神,不存在限制这一个,张扬另一个的问题,应沟通交融,互渗互透。”谢老师的这个课题即将阅读与写作很好地互渗互透,以人本为核心,以人文为旨归,不仅培育了学生的智能,更提升了学生的人格。


科学与艺术相和谐。阅读与写作是科学也是艺术。所谓科学,即其有科学的知识体系和独特的学科规律,表现为相对稳定的规则、程序等,所谓艺术,即“使学生喜欢你所教的东西”(卢梭《爱弥儿》),表现为一套灵动机智的技艺。两者是辩证统一的:语文教学应以科学性为基础、为依据,以艺术性为先导、为手法。谢老师的这个课题,科学与艺术是统一的。说它科学,是指它有比较成熟的独到的运作模式,它抛弃了传统的僵化的“四统一”模式,大力建构个性化读写结合教学课堂,一是充分掌握学情,包括学生已有知识和已有经验,二是对尊重各类学生的学习方式、方法和认知结果,并把学生的个体差异作为建构个性化读写结合教学课堂的第一基础,三是突出教学个性,因材施教,使各具个性的学生都得到应有的发展,四是不断深入地发掘各类学生的潜能。这些做法,充分践行了建构主义理论和多元智能理论,显示了课题研究的前瞻性和探索性。说它艺术,是指它在构建个性化阅读与写作课堂时,彰显了一个“活”:抓住基本、稳中求变,突出“活”字,未雨绸缪,精心设计,体现一个“活”字,因材施教、相机诱导,落实一个“活”字……教亦多术矣,运乎在于人。吕淑湘先生说:“语文教学既是一门科学,也是一门艺术。”“成功的教师所以成功,是因为他把课教活了。如果说一种教学法是一把钥匙,那么,在各种教学法上,还有一把总钥匙,他的名字叫做‘活’。”谢老师的这个课题既有严密的科学性,又有灵活的艺术性,在动态中追求教学的乐、情、美、智,注重教学构思新颖,教学手段灵巧,教学气氛活泼……真正地“使学生在知识的氛围中啜饮知识的甘露,在美的领域中成为审美的人”(席勒《教育书简》)。


谢老师的课题还有许多优点,限于篇幅,这里不再赘语。同时,正像李白说得那样“眼前有景道不得,崔颢题诗上头”,闫银夫先生的嘉文懿序在上头,我岂敢班门弄斧?但是,我深切地感到:在那春暖花开或丹桂飘香的时候,谢老师和他的同事们,定会把载满他们辛勤汗水的“锦书”,破空而来,寄到我的手中,也寄到您的心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