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言四则》研读与备教

《寓言四则》研读与备教


一、课文悟读


《画蛇添足》写的是某舍人违反常理,受主观意识支配而硬给蛇添上足的故事,形象地说明了一个深刻的道理:真理越出一步就会变成谬误,如果做多余的事,就会徒劳无益,正如茅盾先生所说:“事莫妙于适可而止,过则生灾。”这则寓言还包含着对原始图腾崇拜的批判。楚人以龙为图腾,某舍人潜意识受龙的形象支配,故画蛇添足,而战国已进入理性觉醒时期,人们认为把蛇画成龙的样子是违背了常理,故予以嘲笑。这则寓言批判了原始思维方式,是人们理性觉醒的飞跃。


寓言的寓体多重性决定了寓意的多样性。《买椟还珠》即似双刃剑,具有双重讽刺作用。从卖方说,为了卖出宝珠,把珠盒“包装”得富丽华美,结果将买者的注意力吸引到珠盒上而事与愿违,这就说明做事应注意目的,不可主次颠倒,手段背离目标,“以文害用”。从买方说,其本意是购珠,但被华美的珠盒所眩惑,只重形式,忽略内容,以致“怀文忘值”,有眼无珠,取舍不当。马克思说,商品价值产生于人的需要,“表示物的对人有用或使人愉快等等的属性”,包括实用(经济)价值和审美(精神)价值,商品固然需要包装,但包装的目的是通过强化商品的外在美感以引起消费者对商品内容的注意,审美价值要服务于实用价值。可见,古人不仅懂得“包装”的重要性,也知道审美效应必须与经济效益辩证统一,相得益彰。


《滥竽充数》也有多重寓意,它讽刺了没有真才实学而最终原形毕露的人,也提出了“考察人才,任用人才”的大问题。春秋战国时期,群雄蜂起,“乐以教化”渐成风气,人才争夺日益激烈。从文中两君主“好音”的场面,可以窥见当时的政治体制:齐宣王好大喜功,讲求排场,南郭处士得以尸位素餐,而齐湣王锐意改革,事必躬亲,南郭处士无法蒙混过关。结合韩非子的好“帝王之术”可知:对人才必须全面考察,逐一考核,择优录用,谨防假冒。


《塞翁失马》体现了《淮南子·人间》“人间之事,得失之端,存亡之几”的要旨,塑造了一个“见本而知末,观指而睹归”的善术者形象。这位失马的塞翁,不以众人之“吊”为忧,不以众人之“贺”为喜,在复杂的现实面前,沉着冷静,方寸不乱,既看到了“祸福同门,利害相邻”,也看到了“祸福相转而相生”,充分地体现了道家“淡泊无为,蹈虚守静”的心态。这种祸福相依、利害相伴、且能“转而相生”的观点是符合辩证法的。但这种随缘自适、随遇而安的超然物外的生活态度及相对主义观点,否定了衡量事物的客观标准,是不够科学的。同时,文末以“丁壮者……死者十九”来反衬塞翁之子以跛独存,格调也较低。


二、亮点探究


1、《画蛇添足》中某舍人为何要给蛇添上足?这则寓言对你有什么启迪?


[问题探究]蛇本来无足,某舍人却陶醉于先画完蛇的自得之中,自作聪明,做多余的事。寓言告诉我们,脱离实际,只能弄巧成拙。生活中,我们做任何事情,都要遵循其本身规律,坚持实事求是原则,同时也要把握做事的分寸。


2、蛇果然无足吗?


[问题探究]任何事物都不是绝对的。据1982915《北京晚报》报道,泰国博他伦府高颂县玛吕区第一村就发现了一条有两足的毒蛇。


3、《买椟还珠》讽刺的对象究竟是谁?


[问题探究]好的寓言往往具有多重寓意,表层寓意是针对具体事件而发的,它是“个别的”;深层寓意反映了某一历史时期特有的精神现象,反映了某个民族乃至人类共同的思维积淀,它是“一般的”。关于《买椟还珠》的讽刺对象,历来见仁见智。从文中主要描写对象和结尾来看,讽刺对象应是楚人,楚人本想以华丽的匣子来显示宝珠的贵重,却因暄宾夺主而事与愿违。但看文章要兼及整体,从文中关键语句“郑人买其椟而还其珠”(即事情的结局)来看,讽刺的对象还可以是郑人,郑人虽只写一句,但他并非陪衬,他只看外表,忽视实用,没有眼光,舍大取小,他的选择实际上是对楚人“包装”行为的嘲弄。理解了这点,我们便可开掘思维,洞悉寓言的哲学意蕴。


4、联系生活实际,《买椟还珠》给了你什么启示?


[问题探究]看问题应全方位多角度立体化地予以审视,并密切联系实际,使见解更有针对性和批判性。就楚人而言,可以肯定其精于商道,善于“卖椟”;生活中,“酒香还怕巷子深”,“好花还靠绿叶扶”,适当“包装”是一种精明巧妙的经营策略。也可以批评其喧宾夺主,蒙骗顾客;一些商家不在商品质量上出力气,却热衷大做广告,某些政府不在增产增效上下功夫,却沉迷“形象工程”,自然“金玉其外,败絮其中”。就郑人而言,可以批评其没有眼光,取舍不当;用人单位只注重对象“豪华”的档案,消费者只痴迷商品“华丽”的盒子,……都是拣了芝麻丢了西瓜。也可以跳出定势思维,肯定其眼光独到,大胆取舍,说明一个事物的价值在一定程度上取决于人们对它的认识,在一定条件下人们不妨追求商品的艺术价值,满足于对商品的审美享受。


5、从《滥竽充数》这一寓言中,你悟出了哪些道理?


[问题探究]发散思维是创新思维的重要形式,《滥竽充数》则给我们提供了多角度思维的蓝本。据文中四个方面的人物活动,我们可相机进行思维发散。从南郭处士这一角度进行顺向思维:他不学无术,不懂装懂,终于原形毕露;进行反向思维:他只身逃走,具有自知之明;还可运用否定之否定规律再次进行逆向思维:他的逃走是出于被迫无奈,毫无自知之明可言。从齐宣王这一角度进行横向思维:他好排场,“使人吹竽,必三百人”,实行“大锅饭”制度,这是滋生各种不正之风的温床。从齐湣王这一角度进行横向思维:他改革用人制度,“好一一听之”,说明要打破传统的制度,让真正的人才脱颖而出。从南郭处士周围的乐工这一角度进行侧向思维:乐工与南郭处士相安无事,不敢揭露事情的真相,说明了不正当的人际关系的危害性。


6、联系实际,谈谈你对《塞翁失马》的认识。


[问题探究] 《塞翁失马》较好地说明了要用发展的、变化的、一分为二的眼光看问题的辩证观点。首先,要有正确的思想方法,祸福可以互相转化,要学会在祸中看到福,从祸中求得转移,对各种生活现象,宜积极乐观,忌消极悲观;要学会在福中看到祸,加以戒备,做到心存忧患,居安思危。其次,要有成熟的生活态度,祸福的到来具有很多不确定因素,生死、利害、得失等,并不都是可以预测的,因此,应力求思虑周全,处事谨慎,多一些准备,少一点幻想,这样一旦面临祸患,就能安之若素,处变不惊。


三、选题设计


1、蛇·龙及图腾崇拜


[研究方法]①实地考察法。深入自然、参观蛇馆,了解蛇的形状、种类、特点、作用等。②阅读书籍法。到图书馆调阅有关蛇的知识及相关知识。③类比联想法。由蛇类比似蛇的龙,联想到古代的图腾崇拜现象。


[参读书目]《中国各民族宗教与神话大词典》(学宛出版社1993年出版)、《信仰的坐标》(海南出版社1993年出版)、《图腾文化》(蓝天出版社1998年出版)


2、竽·古代乐器及古典音乐欣赏


[研究方法]①参观调查法。到博物馆参观了解竽、笙、琴、编钟等古代乐器的形状、特性、历史演变等。②搜集资料法。阅读相关书籍,通晓古代乐器、古典名曲的知识。③鉴赏品味法。聆听品味《广陵散》、《高山流水》、《十面埋伏》等古典音乐。


[参读书目]《音乐欣赏手册》(上海文艺出版社1981年出版)、《中国大百科全书》(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1991年出版)、《音乐作品导析》(吉林教育出版社1994年出版)


3、我国古代音乐的历史、性质及作用


[研究方法]①网络搜索法。上网搜索,了解古代音乐的产生、演变等。②问题讨论法。分组讨论,明确“乐”与“礼”的关系,理解“乐以教化”的作用。③论文撰写法。结合实例,就音乐的运用与鉴赏撰写小论文。


[参读书目]《龙文化》(青岛海洋大学出版社1991年出版)、《中华文明》(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1994年出版)、《丝竹九章》(沈阳出版社1997年出版)


4、我国古代成语、典故、寓言中的“马”


[研究方法]①相关链接法。围绕“马”进行相关链接,如九方皋相马、千金市马、骥遇伯乐、指鹿为马、按图索骥、老马识途等。②意义探究法。分析探讨,洞悉这些成语典故寓言的意义。③联系实际法。结合实际,深化对这些成语典故寓言的理解。


[参读书目]《百子全书》(浙江人民出版社1991年出版)、《诗词典故词典》(书海出版社1990年出版)、《战国策》、《淮南子》、《郁离子》、《列子》、《新语》、《艺林伐山》


四、资料卡片


1、《画蛇添足》选自《战国策·齐策》。战国时,楚王派大将昭阳领师击魏而夺得八城,又令昭阳移师伐齐,齐请陈轸劝阻昭阳。陈轸见昭阳,先贺军功,再谈楚的最高军功奖赏是“令尹”,又讲了这个“画蛇添足”的故事,并说:“今君相楚而攻魏,破军杀将是八城,不弱兵,欲攻齐,齐畏公甚,公以为名足矣,官之上非可重也。战无不胜,而不知止者,身且死,爵且后归,犹为蛇足也。”意思是,现在你已帮助楚王打败了魏国,以此捞到的名利已是够用了。因为楚不会再设两个令尹的,所以再打齐国,齐怕你,你以此称名也足够用了,官职也加不上什么,还不知足,性命难保,即使是再加官进爵,也只能归于后人,这种情形不是同那个本来已画成了蛇,可是硬去画足,反而连酒也喝不到的人一样吗?昭阳听了,便班师回国。后历代诗人常引此寓言,唐韩愈《感春四首》之四:“画蛇著足无处用,两鬓霜向趋埃尘。”唐韩偓《安贫》:“谋身拙为安蛇足,报国危曾捋虎须。”宋苏轼《与叶淳老、侯敦夫、张秉道同相视新河,秉道有诗,次韵二首》之一:“从来自笑画蛇足,此事何殊食鸡肋。”


2、《买椟还珠》选自《韩非子·外储说左上》,楚王问墨家学派的田鸠:墨子学派,多不讲究辞令,这是为什么?田鸠先说了一个故事:“秦伯嫁其女于公子,令为之饰装,从文衣至之媵七十人,至晋,晋人爱其妾而贱公女。此可谓善嫁妾而未可谓善嫁女也。”又讲了“买椟还珠”的故事,再谓:“今世之谈也,皆道辩说文辞之言,人主览其文而忘其用。墨子之说,传先王之道,论圣人之言以宣告人。若辩其辞,则恐人怀其文,应其直,以文害用也。此与楚人鬻珠、秦伯嫁女同类,故其言多不辩。”后人亦多用其意,元张养浩《读诗有感自和》其一:“久知好瑟吹竽拙,每笑还珠买椟非。”清史骐生《马怀》:“世人憎爱错,不卖椟中珠。”


3、唐骆宾王《上兖州刺史启》:“是知窃混吹于齐竽,滥飞声于郢唱。”唐韩愈《和席八十二韵》:“倚玉难藏拙,吹竽久混真。”唐温庭筠《开成五年秋书怀》:“对虽希鼓瑟,名亦滥吹竽。”唐韩偓《安贫》:“满世可能无默识?未知谁拟试齐竽。”宋苏轼《寄刘孝叔》:“平生学问只流俗,众里笙竽谁比数。”


4、宋黄庭坚《梦中和觞字韵》:“作云作雨手翻覆,得马失马心清凉。”宋王安石《用前韵戏赠叶致远》:“忘情塞上马,适志梦中蝶。”明唐寅《齐云岩纵月》:“塞翁得失浑无累,胸次悠然觉静虚。”清蒲松龄《夜发维扬》:“世事于今如塞马,黄粱何必向遭逢。”


                                       (陈永睿)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