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俺的两篇作文,嘿嘿……

#此前在首页部分显示#云山苍苍,江水泱泱


安徽省六安市高二(1)班   王欢欢


 


四月里一路烟霞莺飞草长,玉兰树的青叶里驻扎着您安然微笑的模样。叶的摩擦声在风的游戏里是节奏的充当,整齐而又顺畅地作响,就像有您在的课堂,每每都有不一样的书声琅琅……


明亮纯粹的热忱


《孟子·离娄上》:“乐之实,乐斯二者,乐则生矣,生则恶可已也。恶可已,则不知足之蹈之,手之舞之。”


曾经一度不怎么喜欢“手舞足蹈”这种招摇的方式 ,然而,从您剖析《记梁任公先生的一次演讲》,我顿悟了它其实是一个何其褒义的赞扬。依稀记得那个课堂,您介绍梁任公先生的出场时那大气澎湃的模样……


“随后走进了一位短小精悍秃头顶宽下巴的人物,穿着肥大的长袍,步履稳健,风神潇洒,左右顾盼,光芒四射。……”


您读之愈多音之愈亢声之愈畅,以手上下舞之,以足来回踱之,或举或放,或疾或徐,或含一种不可言状的铿锵,激动之余以至于折断手中的“武器”……一连串的肢体语言与表情声音让我汗下颜起——从来没有见过哪位老师上课如此慷慨激昂,带着感情一路充沛上扬,以至于带动整个课堂……


没有对文学的喜爱,没有对教育的热忱,没有对学子的关爱,能有这样的魅力风光?还有什么可以言述语拟我们感受的神摇心荡?


悲伤逆流的《心疼》


百度您的博客,我进入您的封地,看见了您的一篇《心疼》……


“西湖千里波涛汹,蓼地教坛起悲风。浩歌渐平孤帆远,倩影已离逝水穷。双亲恍惚涕爱女,学子迷离哭师朋。花样年华斯人去,让我如何不心疼?”


周老师是您的学生,还和您带点亲戚关系,对于她的“得道”,您的心里有着止痛片压制不住的疼惜,字里行间流露的伤心是“深恸矣”,就如同颜渊死时孔子之“恸”,孔子说:“有恸乎?非夫人之为恸而谁为?”您,或许也是这般吧!您,见识了那么多的尘埃落定,见证了那么多的花叶凋零,也见惯了那么多的生死离别,没想到悲伤空袭您您仍然在不停地说心疼、心疼……


其实,何曾不有人在某一角落里看您的博文,在心疼您的心疼……


不曾想,人世间的情爱太多太多了,亲情是一种深度,友情是一种广度,爱情是一种纯度。那么师生之间的情是什么呢?师生情是一种高度,一种深而广、广而纯的情意杂糅。


平实儒雅的师魂


闲余课下,我喜欢写写画画,用油墨将心中所想眼中所见一一勾勒呈现,然而,我该怎样对您的形象配色着彩?是轻描淡写,还是浓渲重染?您总是说自己朴实平凡,从着装、从面孔看,也许的确是,可是真的就如此地含糊其辞、模棱两可?


不,不是的。您是不可平铺在画布上面的。因为您是时空中的多面体,以至于延伸到空间以外的未知领域;因为您腹有诗书记礼义,存在着不平凡的伟岸与英气;因为您在经验与智慧传承德义,如泉水般滋润我们贫瘠的心灵土地。


还记得那个《赤壁赋》的教学课件吗?我清清楚楚地记得您将儒、道、释三合为一,巧妙地进行了有机结合,做成了幻灯片一一放映,画意、诗情、理趣三者兼而有之,我们学得很认真也很有兴趣。您化难为易,却又不失其真意要领,让文学“给力”于我们,以巨大的感染力侵染我们身心;然后课下,您又独具匠心让我们将文章的哲理化为对联,于盎然的情趣中让我们对这一课复习巩固具牢记……


您经常以生活小事来点拨我们、提升我们,我们有时不经意地发笑,您说:“巧笑倩兮,美目盼兮。”我们偶然偷懒不做笔记,您说:“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不积小流,无以成江海。”我们有时在周记中表达了对学习和生活的疑惑,您说:“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不管何地,您都要求我们“坐如钟,站如松,行如风”,无论何时,您都告诫我们“世事通明皆学问,人情练达即文章”……


韩愈对老师的解读是——传道授业解惑者也。


您以新颖的教学理念、独特的教学方法,在告诉我们真理的同时也点亮了我们的心灯,您不再是教书匠,而是新时期的播火者,遍及四海怒放的桃李就是您最好的佐证。


范仲淹的《严先生祠堂记》,我已经很熟了,但我还是在用心来读——


云山苍苍,江水泱泱。


先生之风,山高水长。


 


 


我心中的好老师


安徽省六安市叶集中学高二(1)班   张如梦


 


他给我的不多,仔细数数,也就是三样:一个回眸、一个微笑和一行笺言。


我带着偏见,和成长不期而遇。徘徊在昏暗的世俗里的我,抑郁寡欢,不谙人事,自嘲为早熟,如行尸走肉般穿梭在教室里、人群中。那该是一个很凉的角落,但布着卑微的心疼。我彳亍前行,附和着成长的呼唤,有气却无力。于是,这条路顺理成章地多了些冷眼相对,我趋之避之,不谙于世事。没有哪位老师将视线停在这里超过三秒过,因为我素颜素妆,因为我非佼佼者,因为我非官富二代。这里就像是一个车道,而过往的车辆皆是如此匆匆。


而他,惊鸿于我这棵不羁的小草,似有意无意地给了我一个回眸,那个回眸仿佛让时间停顿了几个世纪,即使周围已物是人非,但我和他还是彼此的心照不宣。那个回眸,我读出了或薄或厚的肯定,也正是那个回眸,让我这棵小草提前入春,冰雪消融,阳光普照。我的身体里滋生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力量,蓄势待发。生命里开始出现绿色,“老师”这个词也开始被着重。那个回眸也刻在我冰冰的心尖上,扩散、吞噬了那些凄意楚楚的跫音,简单而美好。


“东风不来,三月的柳絮不飞,你的心如小小寂寞的城。”而东风一来,柳絮肆意飞舞,我的心也如小城里的故事,简单不简约。载着那个回眸,在书海里漫寻温馨,那个叫作“老师”的名词也生动起来。讲台上,那个背影总让我想起“云山苍苍,江水泱泱。先生之风,山高水长”。他回过首的一举手一投足都释放了无数独特的气息。那一次作文课上,我认认真真地写完,合上稿本的那一刹那,竟有无数暖流浸过身体。不知是偶然还是意外,提名表彰优秀文章的名单上竟有我,他念完我的名字,朝这个方向看来,我永远都无法忘记那个微笑,如此干净、详和,而这种成就感,前所未有。或许没人知道,那文章平凡而且弊点明显,几乎没有亮点,但我还是歇斯底里地笑了,这是一个谎言,而真相只有我和他知道。这一次,迎来了我盎然的繁花似锦: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逐流安逸。


逝者如斯,不舍昼夜。我怀揣着盛夏的梦想,努力向前,远方的大门暗启又暗阖,脚下也路途颠跛。庆幸,他陪同我,高歌在料峭的寒风里,每一次我想放弃的时候,脑海中自然浮现了那一幕:午后,我站在他桌边,他轻轻爽爽地落笔:宠辱去留不须惊,从容淡定绘征程。惯看浮云天地外,笑吟神马江淮行。”阳光将这二十多个字映射到内心深处,刻在骨头上,总在我将退缩的时候给予我希望与动力,让我有勇气继续走下去,走向他走过的路。


不记得多少个火车轰鸣的夜晚,灯火里总朦胧出他的带有肯定的回眸,朦胧出他的带有肯定的微笑和那一行带有激励的涓涓笺言。所谓好,是没有定义的。他作为一名导师,在我的不安分的青春里注入了一剂营养液:自信与坚强。从此,我的生命也就开始芳香满园,蓬勃向上。


他给我的不多,仔细数数,也就三样:一个回眸,一个微笑和一行笺言。但这三样,却让我漫漫的人生路鸟语花香、山高水扬。


我的好老师,我毕生难忘。


 


 

《写俺的两篇作文,嘿嘿……》有2个想法

  1. 老师就这么点幸福,在学生的文字中看自己。[quote][b]以下为陈永睿的回复:[/b]
    幸福自在心中。祝好![/quot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