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取败亡

自取败亡


【故事】


楚国的令尹子常是一位在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最高持政者,十分贪婪。一次,蔡侯朝见楚王,佩着一块美玉,子常想要这块佩玉;唐公朝见楚王,骑着一匹宝马,子常又想要。二人不给,子常一怒之下,把二人软禁了两年。


这一天,楚国的大夫斗且在朝廷上拜见子常,子常问:“用什么办法才能聚敛致富呢?”


斗且很反感,敷衍了几句就回家了。


一到家,斗且就对弟弟说:“楚国大概要灭亡了!不然的话,令尹本人大概不能免除祸患了。我刚才拜见令尹子常,子常问如何聚敛财宝,就像饥饿的豺狼一样,大概是必定败亡了。”


“你是怎么看到的呢?”斗且的弟弟问。


斗且说:“从历朝历代的事实可以看到。古时候,不管是君主,还是大臣,都以清廉为荣。君臣积蓄财宝,不妨害百姓穿衣吃饭;聚敛宝马,也不损害百姓的财用。因为他们知道,财物和马匹超过了限度,百姓那里就不充足,百姓不充足,就会产生反叛之心。例如,过去的大夫斗子文,体恤百姓,三次辞去令尹的职务,家里连一天用来生活的积蓄都没有。楚成王听说斗子文几乎吃了上顿就没有下顿,就预备一束干肉、一筐干粮,在斗子文上朝时送给他,但每次都遭到拒绝。所以楚庄王在位的时候,斗子文家族的一些不守规矩的成员被杀,只有子文的后代存活了下来。”


“你说的是别人,子常又是怎样的呢?”斗且的弟弟又问。


斗且叹了一口气,说:“现在的子常,是卿大夫的后代,辅佐楚君,在外却没有好的名声。四方边境上布满了军事堡垒,外患不断;百姓贫弱饥饿,一天比一天厉害,路上饿死的人随处可见,盗贼伺机作乱,内忧很多。子常对这些都不管,却聚敛不已,他招致百姓怨恨的事情太多了。积累的财货越多,蓄积的怨恨也就越大,不灭亡还等什么?”


又过了一年,那两个被软禁的蔡侯、唐公,终于被迫献出美玉、宝马,子常才把他俩放回。后来,俩人联合吴国,一起伐楚,战于柏举,大败楚兵,子常逃到郑国,楚昭王逃到随国。


【原文】


斗且廷见令尹子常,子常与之语,闻蓄货聚马。归以语其弟,曰:“楚其亡乎!不然,令尹其不免乎。吾见令尹,令尹问蓄聚积实,如饿豺狼焉,殆必亡者也。……今子常,先大夫之后也,而相楚君无令名于四方,民之羸馁,日已甚矣。四境盈垒,道殣相望,盗贼司目,民无所放。是之不恤,而蓄聚不厌,其速怨于民多矣。积货滋多,蓄怨滋厚,不亡何待。”期年,乃有柏举之战,子常奔郑,昭王奔随。


(《国语·楚语下》)


【注释】


①斗且:楚国大夫。子常:人名。令尹:官名,是春秋时楚国最高的官职,相当于别国的正卿。②先大夫之后:子常是子囊的后人,子囊是楚恭公时的令尹。③盈垒:布满了堡垒。④殣(jìn):饿死。⑤司:同“伺”。放:依。⑥速:召。


 

《自取败亡》有1个想法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