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读百遍,其义自见乎?

书读百遍,其义自见乎?


陈永睿


 


学习文言文,诵读是一种重要的方法,“书读百遍,其义自见”。然而,在实际教学中,不少老师仅仅让学生“书读百遍”,结果“其义”并没有“自见”,我们还应该加强对学生诵读方法的指导。


请看选修课《先秦诸子选读》之《民为贵》中的一段:


曰:“使之主祭而百神享之,是天受之;使之主事而事治,百姓安之,是民受之也。天与之,人与之,故曰,天子不能以天下与人。舜相尧二十有八载,非人之所能为也,天也。尧崩,三年之丧毕,舜避尧之子于南河之南。天下诸侯朝觐者不之尧之子而之舜,讼狱者不之尧之子而之舜,讴歌者不讴歌尧之子而讴歌舜,故曰天也。夫然后之中国,践天子位焉。而居尧之宫,逼尧之子,是篡也,非天与也。《太誓》曰:‘天视自我民视,天听自我民听’,此之谓也。”


这段文字并不难懂,书上有详尽的注释。我以为学生懂了,便让学生齐读、个别读,然而结果让人大跌眼镜。


主要表现在学生不能读准字音,不能读准节奏。究其因,在于不能明其意义,于是乎,和尚念经,有口无心。


针对这一情况,我相机进行辅导:


一、要明其意义,读准字音。如“天与之”中的“与”,意为“亲附”,是动词,应读去声,这是一词多义现象,与《六国论》中“与嬴而不助五国也”之“与”相同。“舜相尧二十有八载”中的“相”,意为“辅佐”,是动词,应读去声,这也是一词多义现象。


于是让学生再读,没想到学生仍然犯错,将“人与之”中的“与”读为上声,将“天子不能以天下与人”中的“与”读为去声。究其原因,还是不明意义。于是再让学生查字典明意义,再读,如是者三,终于读对了。


结论:不愤不启,不悱不发。举一隅不以三隅反,则不复也。既要指导学生学会学习,进行学法指导,还要让学生举一反三,掌握规律。故,就不要怕耽误时间。


二、要理解意义,读准节奏。学习文言文,要“习其句读”。不恰当的停顿会“读破”句子,使文意发生误读。我们现在一般读者读到的古书或者文言文都不需要断句了,因为已经有专家为方便我们阅读给它们加了标点。但,即使是这样,还存在着句内停顿的问题,如果句内停顿不当,句意会错会,节奏也会走样。因此,断准句,是读准节奏的第一步。如“天下诸侯朝觐者不之尧之子而之舜”,其节奏应为“天下诸侯朝觐者∕不∕之尧之子∕而∕之舜”。


依旧类推,学生读,尚可。然读“天视自我民视,天听自我民听”时,则读得乱七八糟,究其原因,还是不能理解这句话的意思。


指导学生看注释,明确此句意为“天视由我百姓视,天听由我百姓听”,其节奏应为“天视∕自∕我民∕视,天听∕自∕我民∕听”。这样再读,对了。


结论:现在文言文教学,鲜少见老师对学生诵读进行指导,尤其是对文言文节奏的梳理,往往是为了赶教学进度,一带而过,结果学生昏昏然,或想当然。这样的学习,当然是低效甚至无效。故,要抽出一定时间进行指导和纠错。只有这样,才能“书读百遍,其义自见”。


 


 


 

《书读百遍,其义自见乎?》有1个想法

  1. 受教了。文言文的教学,大多数老师都是梳理字词,却不知朗读也可让学生更好地掌握字词的含义。读对了,含义就出来了。[quote][b]以下为陈永睿的回复:[/b]
    是的,读准字音是建立在理解其意义基础之上的。
    谢谢。[/quot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