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持彩练当空舞

谁持彩练当空舞


——谈谈灵动的个性化教学语言


陈永睿


 


中央电视台“百家讲坛”中的一些学者以灵动多变的语言艺术深深吸引了广大观众,使“百家讲坛”成为央视的王牌栏目,同样,在“三尺讲台”上,教师也要用灵动的语言艺术相机施教,或气贯长虹,或气定神闲,以丰富、多样、新颖的语言调动学生的情感,“粘住”学生的心灵,化枯躁为生动,化平凡为神奇,“彰显个性成一家”,做一位新课程中备受学生欢迎的有魅力的教师。


一、胸藏万汇凭吞吐——纵横捭阖,雅俗共存


当前,许多教师可以说是“学富五车,才高八斗”,然而教学语言却令学生昏昏欲睡,究其因,是他们只从文本、教参出发,“追随于名家,模仿于技巧”,而没有自己对文本独到的个性化解读,这就难免照本宣科,语言苍白。反观“百家讲坛”中主讲“清十二帝疑案”的阎崇年先生,对相关史实可谓烂熟于心,娓娓道来,丝丝入扣,不但如此,他还用雅俗共赏的语言还原了历史的真面目,引人如临其境。这就给了我们一个启示,教师也应该做到“文我合一”,心中有学生,胸中有文本,口中有文章,相机运用丰富的或典雅或通俗的语言进入灵动的课堂,“胸藏万汇凭吞吐,笔有千钧任歙张”,既纵横捭阖,又雅俗共赏。“传道授业”时,或博观约取,要言不烦,或取譬类比,化易为难,或鞭辟入里,深入浅出,或八面受敌,攻其一点;“解惑释疑”时,或大笔勾勒,浓墨重彩,或精雕细刻,探幽发微,或指点迷津,拨云见日,或抛砖引玉,搭桥铺路;“合作探究”时,或启发思考,点燃激情,或联想想像,心游万仞,或巧置“空白”,完形补充,或举一反三,触类旁通。如此,学生才会于“山重水复疑无路”之时,至“柳暗花明又一村”之处。


二、万紫千红总是春——风格多样,相机而化


风格是教师语言个性化的标志,如于漪老师是词采丰华、情真意切的诗化语言,钱梦龙老师凝练硬朗、深邃缜密的理性语言,魏书生老师是平易中和、亲切风趣的商讨语言。“百家讲坛”中的诸位学者的语言风格也是异彩纷呈:或铿锵有力、掷地有声,或幽默诙谐、妙趣横生,或生动活泼、飘逸灵动……主讲《论语》的于丹教授更是举止有度,举重若轻。这就启示我们教师也要善借他山之石,独创自己灵动飞扬的语言风格:富有情趣者,宜用诙谐幽默的语言,引经据典,飘逸洒脱,善于思考者,宜用富于逻辑的语言,微言大义,言近旨远,聪慧睿智者,应用富于机智的语言,据形造势,随机应变,等等,从而为学生创设合作互动的氛围。另一方面,语言也不能刻板单一,而要相机变化。吕叔湘先生说过,“语文教学关键在于一个‘活’字”,“成功的教师之所以成功,是因为他把课讲活了”,面对百体兼备的文本,教师也应力避千篇一律,相机根据自身条件、文本内容而采取多样化的语言风格,还原所讲文本的语言的特色,或如演讲般激昂慷慨,或似诗歌般激情澎湃,或像散文般恬静淡雅,激昂处还它个激昂,委婉处还它个委婉,引领学生遵其路,识斯真,点化、电击学生的思维,点燃、引爆学生的智慧。


三、标新立异二月花——突破常规,曲径通幽


诗人伊蕾说过,“打掉自己对于语言的敬畏,而竭尽全力破坏语言。因为语言的常识性规范妨碍表达特殊性体验,而思维定势是那么顽固地守卫着语言”,这就需要教师要有自觉超越语言的意识,突破来自语言本身的局限,追求语言的创新。易中天先生之所以在“百家讲坛”中备受追捧,是因为他突破了语言的常规,有时加上一些“无厘头”的东西,正说,曲说,趣说,妙说,从而引人入胜;魏书生老师也常常突破了语言的窠臼,大量地使用无标点的无序列的变化多端的连绵不断的如行云流水般的语块,形成一串串流动的文字链,使语言摇曳多恣。教师也要有突破常规语言规范的意识,追求那些可能是创造力存在的“特殊的东西、个别的东西”的语言,使其变得灵动多变而富有诗意,在超常规的组合中达到“无理而妙”。要做到这一点,教师必须站在时代前沿,关注社会人生,引进时代活水,接受“时髦语言”,善于运用当今社会流行的学生喜闻乐见的新潮别致的语言,相机穿插一些无伤大雅的“无厘头”搞笑的语言,如黑客、博客、版主、潜水、下课、亮剑、作秀、海选、超女、大长今、苏丹红、千手观音、终极pk、感动中国等。灵动地运用鲜活的语言,不仅是大语文观的需要,也是引进时代的语言源泉的需要。当然,也不能因追求一时的“搞笑”效果而一味将语言“媚俗”化,忘了将语言的新颖性与深刻性结合起来。


 


(此文发表于《语文教学通讯》)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