魅力“湘夫人”

魅力“湘夫人”


陈永睿


 


说实在话,选修教材《中国古代诗歌散文欣赏》中的课文《湘夫人》,学生不爱学,老师也不爱教。


何也?主要原因是语言过于深奥。学生对照注释看了又看,学了又学,仍是一头雾水。


这是我第二次教《湘夫了》了,怎么教?按常规办法引导学生释字翻译?学生学了即忘。引导学生运用互动的方法理解作品的语言特点和作者的人文精神?学生也只能得到浅层次的模糊的印象。


突破口还是有的。如让学生运用探究的方法重点阅读第三段,找一找作者写香花美草的词语(白薠、白芷、兰草、辛夷、薜荔、杜衡、杜若、石兰……),进而理解作者因情造景、象征寓意的手法。这个办法我去年用过了,效果还好,何不再试一试?


引导学生“中间突破”,理解字词,梳理文脉,概括要旨。突然灵光一闪,这一段不就是讲“筑巢引凤”的故事吗?再关照全文(相约→筑巢→失意),诗歌不就是讲湘君幽怨哀婉的苦恋故事吗?这一故事不就是许多爱情悲剧的古典版吗?


爱情,学生是感兴趣的。爱情故事,学生也是知道的。何不让学生以“爱情悲剧”关照全文,对照注释自读自解,并在课后改编这一故事呢?


新的突破口找到了,这一课上得非常轻松,学生不仅印象深刻,而且兴趣十足,许多同学在课后用周记的形式将这一故事重新演绎(我要求他们不能停留在翻译的层面上),于是出现了下面精彩的佳作。


 


  


王欢欢


沉沉落日,煌了最后一抹霞光,渐而消失,最后殆尽,江风打在脸上不再清爽,似一种莫有的刺骨之寒,我极目远望,迎着江的尽头透出忧怨的目光,留下了点点惆怅。


天已很晚了,你却仍然没有来,如果是姗姗来迟的话,就算等也有一个期待,谁又在乎等一天、等一年还是等一世。可是,呜咽的江水告诉我——你已不会再来。


又是冷的秋,又是秋的凉,心里藏的伤,如何才能忘。枝梢轻摇风儿初凉,洞庭湖的水涟起漪荡,木叶随风翩然落降。


忆往昔相思岁月,思念你却不敢明讲,散落了一地撕裂的岁月斜阳,草木可寄情,流水通人意,我告诉南去的秋云,悄悄地带去我一个豪奢的心愿,愿你降临在这北渚之上,长空的风捎来信笺,它说你会来,于是,我满载欣喜的泪光,在白丛中纵目远望,远望……


沅水芷草绿,澧水兰花香,清晨我赶马在江畔奔驰,看到鸟儿聚集在水草之中、鱼网挂结在树梢之上、麋鹿在庭院里觅食、蛟龙在水边激荡……我不知它们为何,也许,是为了迎接你飘然而至吧,我想。


我将房屋建造在恬静的水中,把荷叶盖在屋顶上,让荷花衬其左右,我用香气四溢的荪草装饰壁墙,用贵而不奢的紫贝铺砌庭院,四壁撒满清溢的香椒装饰厅堂,桂木作栋梁,木兰为桁椽,辛夷装门楣,幽香的白芷与雏菊饰卧房,我还很用心地编织薜荔、蕙草做成帷幕与幔帐。这一切,俨然都是为你。我独自坐在白玉镇席上,畅想着与你共度良宵、彻夜倾谈的温馨场面,回忆我们相遇相知的旅程,一种微妙的情愫让我扬起一抹幸福的微笑。还记得吗?我们相遇的夜晚,就在这江边,那天我本来的心情很糟,沉郁寡言地独步江边,恍惚间一曲锦瑟悠然入耳,我寻声而去便结识了你。你可曾知道,那是怎样的一种魂牵梦萦?而后你我相约频频,我以为我们早已心心相印,只是彼此都尚未捅破那层薄如蝉翼的纱……最终,不知为何,你渐行渐远,以一种措手不及的方式悄然离开。而今,我又闻得你会到来,汇集了诗的浪漫、迷人的幻想、温柔的花语和芬芳馥郁的门廊迎你归来。想像与你一起生活的未来,心也哑然地笑出声来。因为我爱,所以我想实现未来。


江边的水荡着浪花,在红霞的映衬下,显得氤氲而恬静,隐隐中透着丝丝甜蜜。


欣喜地等待,等待……


脚边的浪花一拨又一拨地扑打在我的脚踝边,而你始终未见倩影,伤心、痛心到绝心,得意、中意到失意,我仿佛经历了一个世纪,独守江面,我思索着:难道真的是一场只路过而不停息的爱情?难道你我今生的交集就如此这般寥寥平平?


你的未赴之情我至此难以忘怀,如果你会来的话,你愿用无数繁华刹那,换得这一个不灭的永恒,可是我空留温存的回忆,此时,微笑已变成了一种奢求,明白了没有自以为是的坚强,当一个隐忍的痛找到一个合适的借口,便会轰然破泄,有种跨越生死轮回万水千山的慨然,可能我该吟唱那首:“可惜不是你,陪我到最后……”


而如今,晓风干,泪痕残,记载着我心已伤,不再腼腆着裳。我把衣袖抛到江中去,将单衣扔到澧水旁,心态变得浮动与焦躁,等我静默下来细细数来,才发现当初的举动如此地疯狂与荒唐,江渚之上,我采着杜若送给路过的远方的姑娘,默然数着心中的伤。


残花雨凉的天,江边的乌蓬里传来了一曲离殇,我的心又开始悲凉,伤痕在滚烫地蔓延,风绕过发间,回不去我要的昨天,过往的缘像断了的琴弦,弹奏着眼泪的咸,流过情殇的心田……


(注:“我”指湘君,“你”指湘夫人。)


 


看看,新颖的视角,丰富的想象,顿挫的语言,悲怆的情怀,将《湘夫人》故事演绎得魅力四射。


 


行吟湘夫人


张如梦


葛藤下,木叶边,风浅碧连天。蔷薇里,球兰间,与你将相见。道不尽思念,诉不完心甜,只欲刻你于谈笑间,幻语绵绵。


天堂鸟自天堂来,与君相约见。整顿衣服洗敛容,添脂抹粉醉红颜。碎步于阡陌,移形于潭边。秋水长长,思意连连,日日思君君不见,常倚藤下数青叶。一片两片三四片,片片镶上金思念。葛花盛开之时,相思之刻,白白与红红,疑似君曾送红衫,衫柔红丝纤,两袖舞翩跹,落红枝下垂绸显,裙摆复看总不厌。今仆仆风尘与君见,望君现。


小径两侧花似锦,金铃花香摇金铃。一路花色景尚好,只因心有羡君情。轻歌淡调伴蜂蝶,别了芙蓉邀水仙,遥望菩提在眼前,期地已至泡桐尖。壑边浓色马蹄莲,河边莘莘百合艳。足下黄白蒲公英,脸上粉红羞色艳,东边红日刚出现,点点润色点点嵌。


倩阳欲高瑞香清,紫荆已似婴怀抱。金鱼草承担风飘,虞美人顺势而摇。怀中百合玫瑰跳,一层活泼一层娇。


午阳斜射红衫上,面色娇弱仍持座。脸上,浅笑,眸中,远方。早餐午羹食未尽,腹中早已空空矣。旁侧囊内是点心,金色香飘几多里,只是自己食不许,留给佳人逐笑颜。


日薄西山天霞红,半露胸色半藏眸。雾气缓缓下人间,炊烟四起风尘飘。欲起身始悟身僵,久坐钟头数十个,双腿麻木身直硬,艰难十分扶木起,执花颠颠漫漫去。眼眶泪滴已不流,徒剩泪痕兼脂粉。三步两倾捧花散,五尺四米落路边。此路非通家,执意不回头。


夜色黄莺飞旋转,湘君突忆曾约见。五步三下迈向前,到此已有一更天。寻花向路追泪飞,众所周知时已晚。凋花路边渐渐断,前方即为相思潭。相思潭,曾约见,相拥石竹边。君曰:此潭尽是相思水,他日相思方采饮。物皆是,人已非:君有新欢替旧爱,君有珠宝财气来,君有佳女夜相伴,君有美人共起舞,而君徒赠我伤感。


小潭清清微波荡,夜月透彻几更天,沿岸柳絮飞如蝶,水中藻菜姿摇曳。江边红衫薄似纱,婉转娇色胜脸颊。遥想彼时花前月下,遥想当年醉梦死。遥望远远彼岸花,似咫尺天涯。红藕香残人已去,黯然涕泪思故人,故人与君曾共欢,如今只剩君惘然。


人已随水去,衫亦随风飘。衫飘入水水波荡,潭边有君无君泪。水底浅浅爱深沉,潭边江郎归人间。


又续生欢又续笑颜。


 


也许有的句子还不够通畅,但这位作者写出了湘君哀怨的情思,诗意的语言引领我们进入特定的情境之中,也就非常难得了。


 


湘夫人新传


台国庆


“怎么还没来?怎么还没来?……”


神神叨叨的话语从他口中传出。“滴答”一声清脆的响声打断了他的自言自语,他一摸额头,早就一片汪洋,豆大的汗珠正从他焦急的脸庞滑落,在他脚边汇集,汇集成一条溪流,流向远方。他顾不上用手擦一擦汗,只是不停地矫首四顾,却不见心爱的人的到来。此时的他眉头早已拧起一个疙瘩,心中不由得犯起了嘀咕:“难道她在家中准备嫁妆,还没有忙完?难道她忘了今天结婚?或者她迷路,找不到这儿?……”他不敢想下去,现实也不允许他多想。


前来祝贺的大小神仙没有一千也有八百,什么山神、土地、火、武星、君等等等,数不胜数,仙潮涌动,将整个江面围个水泄不通,一时间,仙光大绽,五彩光华直冲九霄,灵气氤氲,方圆百里宛如仙境一般。然而此时的湘君却是一头两个大,他一边焦急地等待着女英的到来,一边还要不停地招呼着众神,生怕怠慢哪一位。这些神仙多是天上的大官,他可得罪不起,而且这些神仙不是冲着湘君来的,而是看着女英的面子来的,他湘君,什么东西?一个水神而已,有什么能耐?而女英则不同,女英是谁?那可是天帝的女儿!天帝是谁?——三界之主、掌握大小神仙以及百万天兵天将的神啊。在神仙里头,天帝就是头头,这多的神仙,真心祝贺的没多少,巴结送礼的倒是有不少。瞧,那个老龙王,左手提着篮子,右手拉扯着湘君的衣袖,满脸谄媚地小声说着:“湘君老弟啊,今个儿是你新婚,哥哥我呀没啥好送的,这一篮子是万年珍珠,拿回去送给尊夫人,这个是美容滋补的上上之品,上次那位××大神跟我要,我都没有舍得给,这次可全带来了。老弟啊,你可一定要收下,回头和尊夫人说,让她在天帝面前多美言几句就行了……”


“行行……一定一定……”湘君连忙接篮子并满口答应下来。虽然嘴上说行,但心里可是嘀咕开了:“今天这老龙王咋了?平时可是骄傲地很啊。正眼也不看我一下,今个儿改给我送礼了,难道他天天行云下雨把脑袋下坏了?”正想着,一句“湘君大哥”把他拉回了现实,湘君一看,面前站着一人,只见此人衣着破烂,满脸皱纹,只是手中的一个红布包还算干净。“此人的年龄当我爷爷都够了,他咋还叫我大哥呢?真奇怪……”正寻思着,那老头开了口:“湘君大哥,你可让我找到了。我是九嶷山的土地,今个儿特地赶来祝贺大哥您的。您看,这是我珍藏百年的仙桃灵果,您一定要收下呀。您……”这位土地爷的话还没有说完,周围一大群神仙便围了上来,东一句,西一句,说完还不忘把东西塞进湘君的手中。说的内容无非是“让尊夫人在天帝面前说说好话啊。”“给我升个官啊。”“让我发个财啊。”……


此时的湘君哪里还有半点焦急之色,只见他红光满面,怀中搂着一大摞、背后还背着一大摞,什么金石丝竹、罗绮珠翠、龙肝凤肉等等,不计其数,湘君的心里可是乐开花了!没想到娶个老婆还有这等好事,都抢着送礼,我算是想明白了,有后台就是好啊。


湘君正高兴着。实然,九天之上一抹流光向这方袭来,转眼便到了湘君的头上。众神都抬头望去,光芒散尽,一位传信星君出现在众神面前,只见他整了整衣冠,随意地看了一眼众神,便抛出了一句惊天地动鬼神的话来:“今天的婚礼取消了!”一句话,犹如晴天霹雳般在众神脑中炸响。“取消了……取消了?这怎么可能!”这是众神包括湘君脑中的唯一想法。此时,湘君手中还是大一包、小一包的,但他此时已经惊呆了,口中喃喃道:“取消了?不可能!这不可能的!”众神也呆了,他们不明白,好端端怎么会取消呢?终于,湘君醒悟过来,冲向前去,大声问道:“这是怎么一回事儿?”众神也都竖起耳朵,仔细听着星君的下文,但星君似乎一点也不急,睁开他那半眯着的眼睛,鄙视地看了湘君一眼,慢吞吞地开口说道:“想结婚?房子呢?车呢?”湘君急忙回答:“房子?房子就在水上盖着哩。你看那不是鲜花香木盖着的房子么?”“笑话!”星君打断他的话,说道:“破花烂草堆起来的,你以为盖鸡圈么?整两把稻草就完事了?我告诉你,没有千儿八百平方的别墅,九龙凤辇车,别想娶天帝的女儿!”


一段话犹如一盆冷水,瞬间把湘君淋了个透心凉。众神一听,全都唉叹:“这不是为难人吗?九龙凤辇车,就是把湘君卖了也买不起啊。看来他和女英结婚无望喽。唉!可怜了我的万年珍珠啊,灵桃仙果啊,全都扔水里了啊。”


湘君呆呆地站在那儿,不知道在想什么。众神见巴结无望,全都大袖一挥,飞回天上,独留湘君一人在那里发呆。不知过了多久,一秒钟还是十万年,湘君笑了,大笑,笑得那么张狂,天地间充斥着他那放肆的笑。突然,笑声停止,一股诡异的表情出现在他的脸上,随后他狠狠地昂首大叫道:“我就不信了!没房子就不能娶老婆。我要证明给你们看,你们等着。”说罢,他抛掉身上的彩衣,信手一捻,一大把鲜花出现在他的手中,挥一挥衣袖,潇洒地转身,向遥远的东方飞去!


 


“文章合为时为著,歌诗合为事而作”,我经常这样对学生讲。台国庆同学则实现了这一目标,他直面现实,大胆想象,创造性地改写《湘夫人》的故事,不仅有趣味,而且借古讽今,收到了振聋发聩的效果。


结论:语文课要上出语文味儿。指导学生寻找学习的突破口,介入学生的情感体验,充分发挥学生的学习主动性,激发学生的创造力,将古今中外融会贯通……这样富有魅力的语文课,难道你还不喜欢?



 


 

《魅力“湘夫人”》有1个想法

  1. 陈老师教学的角度很新颖,我现在正在为这一篇读上去很拗口的文章发愁,现在看来,似乎是有一些眉目了~谢谢赐教喽~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