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违命侯”李煜与“昏德公”赵佶

“违命侯”李煜与“昏德公”赵佶


陈永睿


 


李煜这个“违命侯”与“昏德公”赵佶是有共同命运的。


宋人笔记《养疴漫录》说:一日宋太祖宴请李后主,问:“听说你当皇帝时好做诗,请举一首得意的念念。”


李煜沉吟良久,选了一首《咏扇》:“揖让月在手,动摇风满怀。”


太祖听后,不屑地问:“满怀之风,究竟多少?”事后,他对侍臣说:“一个十足的迂夫子!”


对于酸腐之徒,太祖向来是瞧不起的,他多次说过:“李煜若把缕云裁月的功夫用来治国,又岂能被我俘虏!”可他万万没有料到,自己的后代,赵宋王朝第八代传人,徽宗皇帝赵佶也是一位与李煜不相上下的亡国之君!


众所周知,李煜是我国著名的“词中之帝”,其词成就斐然,内容主要可分作两类:第一类为降宋之前所写的,主要为反映宫廷生活和男女情爱,题材较窄;第二类为降宋后,李煜因亡国的深痛,对往事追忆,对故国感伤,此时期的作品成就远远超过前期,可谓“神品”。千古杰作《虞美人》、《浪淘沙》、《乌夜啼》等诗,皆成于此时,大都哀婉凄绝,主要抒写了自己凭栏远望、梦里重归的情景,表达了对“故国”、对“往事”的无限留恋。当然,他的词作又是多么的不合时宜,他降宋后,被封了一个侮辱性的爵位——违命侯,宋太宗即位后,进一步被封为陇西郡公。这个时候,他不像刘备的儿子阿斗一样笑嘻嘻地说“此间乐,不思蜀”,反而跟小周后周薇天天悲啼“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引得宋太宗赵光义大怒,派人用牵机药(有人说是中药马钱子,服后破坏中枢神经系统,全身抽搐,头脚缩在一起,状极痛苦)将他毒死,据说死状极惨。此前,他年轻的小周后也被赵光义霸占,此后,小周后仍不时被赵光义幸临,不到一年郁郁而死。


李煜如果不当皇帝,原本没有这种结果的。


李煜不仅善词,而且是我们古代不可多得的风流才子。史载:他精书法,善绘画,通音律,“精究六经,旁综百氏”,“通晓音律,精别雅郑”,“工书善画,崇信佛法”。他的书法遒劲如寒松霜竹,谓曰金错刀。他写大字的时候,可以不用笔,卷帛而书,如行云流水,他的画意境高远,林木飞鸟栩栩如生。


无独有偶,北宋亡国之君赵佶也是一个不合格的皇帝,却是一个著名的书画家。有这么一个故事:徽宗曾经召集全国画家切磋画艺,他命了一道题:深山古寺,叫所有的画家依题发挥。经过数日,画家们交了答卷,除了一人之外,其余的全部画了现在被称为“原始森林”的丛林,在林木的中央,画了一座金碧辉煌,高耸入云的寺庙。徽宗看了,直摇头。后来,他看到了那位与众不同的画家的画:深深的丛林边沿,是陡峭的山路,山路上,正见一个小小的和尚迈出蹒跚的步履,肩上扛了一挑水。后来这位画师得到了徽宗的嘉奖,赵佶还为他的画题词:深山藏古寺。可见徽宗书画造诣相极高。


史载,金人攻破宋都开封(古称汴)后,掠走了城中的奇珍异宝,掳走了后宫的全部嫔妃和除赵构以外的所有儿女,宋徽宗都神色木然,但听到宫里的书画被劫时,他惨然神伤,数声长叹……赵佶和他的儿子虽富有天下,但连自己的老婆孩子都保不住,在农历四月、北方还很寒冷的时期,被押往北方,妻子、宫女、公主受尽奇耻大辱,或被金人凌辱调戏,或被金人转卖为妓女,金人还为两位皇帝起了侮辱性封号,称徽宗为“昏德公”,称钦宗为“重昏侯”。历史再一次重演,当皇帝当到这个份上,还能说什么呢?“靖康耻”永远是中国人心中的痛。


赵佶的结局与李煜如出一辙。迷信的人们甚至说,那就是报应:当年他的祖宗赵光义那样对待李煜,这就是一报还一报。这是闲话。


但赵佶仍然作画不止。他的工笔画,即使用现在专家的眼光看,也是可圈可点的。难得更是他的书法,落笔硬瘦,风神凝注,人称“瘦金体”。


李煜与赵佶相似的地方太多了。


两人都属于浪漫主义一类的皇帝。李后主也有书画之爱好,岂止爱好,笔法风骨竟与赵佶若出一辙,人们谓之“错金书”。至于词章歌赋,则各有所长,赵佶善吟诗,后主长填词。赵佶有“软绣屏风小象床,细风舒亭玉肌凉”之诗,李煜则有“眼色暗相钩,秋波横欲流”之句,虽是香奁秾丽,艺术造诣却绝对不低!无论是艺术上的词章书画,还是生活上的偎红依翠,两人在精神上的追求也很有共通之处。


另外,后主笃信佛教,徽宗则崇尚道教。李煜自号莲峰居士,赵佶则自封道君皇帝。但无论释伽牟尼主义还是李老君理论,作为个人爱好或是一种心智上的追求,原本无可非议,若将它们升格为经国济世的施政大纲或“总路线”,那就祸国误民了。


总之,两人都是亡国之君,都是不合格的皇帝,都做了亡国奴,且死得凄惨;都给后世留下了一段刻骨铭心的爱情故事;都是艺术成就甚大的文学家、艺术家。


在艺术上,两个人可以说不分伯仲。论词,赵佶略输李煜;论画,李煜稍逊赵佶;论书法,李煜的“金错刀书”与赵佶的“瘦金体”都自成一家,不分高下,同为不朽之“御笔”。


他们都是文化上的巨人,却也都是政治上的矮子。


南唐后主李煜与北宋徽宗赵佶以诗文书画名后世,因错登九五而丧命,为文为书,独领风骚,为君为帝,不得要领,词高故国亡,画好山河破,命运无常,令人几多叹息!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