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疼

 


心   


陈永睿


心疼




前几天,赵克明先生告我:周倩老师离我们而去了。


这是我意料之外的,它来得太早、太早……


周倩是我的学生,我们还有点亲戚关系。对于她,我自认为还是相当了解的。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原来的她离我们越来越远,另一个她正向我们走来……


今天上午,终于抽得一暇,到她的父母那里去探望。


周倩的母亲一见我们,已经流干眼泪的眼睛又老泪纵横起来,开口道:“疼……”


是啊,周倩的最后一篇博文就是这样“说疼”:


这些天,每天睡觉,成了我的一大难事,因为疼痛,我不知道该怎么放置我的身体,躺着趴着侧着,都没法阻挡疼痛的干扰。


昨晚,终于下决心吃了一片芬必得,结果,药起了作用,让我一夜安稳。早上醒来,竟觉得一身轻松,可同时,又在害怕,害怕药劲过后的继续疼痛。


起身,想到的第一个问题是:身体的疼痛,可以用止痛片缓释,可心的疼,该怎么办呢?能不能找到止痛片呢?大概是找不到的吧。


时间将这此刻定格在六月二十日上午八点。我正迷惑她后来怎么不写博了,原来,原来……


朦胧中,那个长着娃娃脸、一路轻歌、一路巧笑的女孩向我走来……


“陈老师,这一段该怎么改?”


“陈老师,作文按四段写是不是太僵化了?”


她经常到我蜗居的小屋,向我提问题,有时竟让我一时语塞。她边提问题边写字,她的字极隽秀,却又不失大气,方方正正,中规合矩,正如她的为人一样;她的眼睛极明澈,容不下一点点渣滓;她的声音温婉清亮,让你听了畅快无比;她的笑声清脆悦耳,让你听了如沐春风;她的心地极为纯净,让你对她不忍说半句谎言……上面的那幅黑白照片,是我指导她写作文的照片,发表在1993年第4期《语文教学通讯》封二上,后来我洗了一张送她,不知现在还在否?


后来,她安师大毕业后分配到霍邱一中,我们见了许多次面,印象最深的还是08年秋在六安举行的优质课比赛的几次谈话。


这一天,她正在做赛课《在马克思墓前的讲话》的课件,我前去她住的房间看望,谈到了上课和做课件的注意事项,为了说明问题,我演示了我做过的《赤壁赋》的课件。她惊异地说:“老师还是高明啊。《赤壁赋》这一课非常难上,老师这一课件演示了儒、道、释等方面的名句,既切合了文本,又调动了学生的兴趣,唤起了学生的生命体验,化难为易,使学生很快进入文本。这些名句,我们都知道,就是想不到用在这方面。”我微笑道:“不要紧。你以后教学经历长了,自然会有独到的感悟的。你以后一定会超过我的。”


没想到第二天上课时,她身后背着小扩音器,用嘶哑的嗓音上课,眼看是感冒了。这一课从语言的层面切入,虽然上得很成功,但只得了二等奖。事后她非常难过,打电话过来,问这问那,谈这一课上的得失。我自然一一详细跟她说了,记得那电话打的时间好长好长。


万万没有想到,这是我们之间最后一次的对话。如果知道,如果上苍能将时光倒流,我愿意将这电话时间打得再长一些、再长一些……


我的心好疼,好疼……


她是对教艺认真钻研、对工作极端负责的人,我自认为对工作也极其负责,但相比较于她,则不可同日而语了。


今年正月初六,她的博文是这样写的:


今天是学校新学期正式开学的时间,正好又是周一,复读班不用报名,直接来上课就可以了。


我一早起来,匆匆梳洗,匆匆吃饭,走下楼的时候,才发现外边挺冷的,但觉得没有时间上楼添衣服,就顶着风骑车出发了。


因为连日来的暖和,这又一次的阴雨寒冷,让人真有点像回到严冬的感觉。可是快上课了,我没有任何的理由退缩,只有加快速度,任风割过耳朵,任寒冷在自己身边肆虐,好在,很快,我就到了。


可是,当我调整好状态,希望自己能上好这新年第一课的时候,我发现,整个教学楼,所有复读班的教室里都只是坐着星星两两的几个学生,我自己上课的那个班也不例外。学生问我来干吗,我说我来上课,学生说:老师,今儿是开学第一天呀,你干吗那么积极。学生的问话,让我哑然,说真的,我从来就不是个积极的人,我觉得我来上课,是因为今天就是开学了,就应该到位了,别无原因。


我没有批评学生的意思,只是觉得,在该到位的时间里准时到位,这是搞好工作和学习的前提。


是啊,你干吗那么积极?你干吗那么积极呢?


我的心好疼、好疼、好疼……


你匆匆地走了,身体不再疼了,也不用管什么样的睡姿了,可是,你让我们更心疼、心疼……


西湖千里波涛汹,


蓼地教坛起悲风。


浩歌渐平孤帆远,


倩影已离逝水穷。


双亲恍惚涕爱女,


学子迷离哭师朋。


花样年华斯人去,


让我如何不心疼?

《心疼》有14个想法

  1. 身体的疼痛,可以用止痛片缓释,可心的疼,该怎么办呢?能不能找到止痛片呢? ——读罢,掩泪,心真的好疼好疼[quote][b]以下为陈永睿的回复:[/b]
    时至今日,我的心仍然很疼。一直为她祈祷。[/quote]

  2. 为花样年华的周老师祈祷![quote][b]以下为陈永睿的回复:[/b]
    是啊。愿为她祝福。[/quote]

  3. 我表示默哀,可是这文章怎么出现在百度搜索的“三峡”中呢,百度太不负责任了,还是你们是黑客?![quote][b]以下为陈永睿的回复:[/b]
    愿我们为她祝祷。不过文章出现在所谓“三峡”中原因,我不知道。[/quote]

  4. 写得好感人 像那些好老师致敬 谢谢您们 老师们[quote][b]以下为陈永睿的回复:[/b]
    愿为她默默祈祷。[/quote]

  5. 心疼呀,元生你太累了,愿你一路走好。[quote][b]以下为陈永睿的回复:[/b]
    愿元生一路走好。[/quote]

  6. 好人一路平安。。。。。。
    周老师一路平安。。。
    请允许,我,
    代表我们班愿为她祈祷。。。。
    [emot]9[/emot][quote][b]以下为陈永睿的回复:[/b]
    好人一路平安。[/quote]

  7. 虽然不知道周老师,但陈老师的描述让我们看到了一个让人心疼的好老师,一路走好,周老师![quote][b]以下为陈永睿的回复:[/b]
    愿为她祝祷。[/quote]

  8. 心疼……周老师,一路走好![quote][b]以下为陈永睿的回复:[/b]
    愿为她祈祷。[/quot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