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秦论》《阿房宫赋》《六国论》之比较

《过秦论》《阿房宫赋》《六国论》之比较

《过秦论》《阿房宫赋》《六国论》,都以秦与六国的兴亡为论题,都针对当时朝政有为而发,规劝当朝要引以为警戒。或以秦亡旧事以讽今,或以六国破灭以谏时,但又同中有异。

写作意图同中有异。三篇文章都是借评历史来向皇帝进行讽喻,希望能从历史中吸取教训。《过秦论》希望汉文帝明白失民心者失天下的道理,以仁义治天下,故总结历史教训,批评秦之过失。《阿房宫赋》借秦始皇荒淫奢侈自取灭亡的史实讽喻皇帝,希望唐敬宗不要因自己享乐而劳民伤财。《六国论》希望北宋统治者不要向契丹、西夏割地献物,妥协投降,故论述六国灭亡的原因在于向秦割地求和,因而壮大敌人的力量,削弱自己实力。

文章结构同中有异。《过秦论》宏词雄辩,洋洋洒洒,用四个段落铺写了六国诸侯创建霸业的史实,并在第五段精辟阐述了秦国灭亡的原因作结,作者采用先蓄作“浩如江河之势”,最后以议作“点睛”之笔,“豪健俊伟,怪巧瑰琦”。《阿房宫赋》结构严谨,层次分明,前半部分用铺陈夸张手法,描写秦始皇的荒淫奢侈,后半部分由描写转为富有抒情色彩的议论,直抒胸臆,严正深沉,画龙点睛。《六国论》雍容含蓄,老辣精炼,作者采用“先议—后叙—再议”的结构方式,使其文章显得内容繁杂,但又条理井然,逻辑严密,有纵横家诡谲善辩的风格。

论证手法同中有异。三文都运用了对比论证法,使中心论点更加鲜明突出。《六国论》、《过秦论》运用了喻证法,生动具体地阐析事理。《六国论》还采用了引证法,使文章显得有理有据,令人叹服。

表达方式同中有异。三文都将叙述、抒情、议论融为一体,但因体裁有异,风格不尽相同。《过秦论》与《六国论》虽然都运用了排比、对偶、夸张、设问等修辞手法,散骈交错、变化多姿,但前者以叙为主,极力铺张,纵横捭阖,气势磅礴,大起大落,惊人警策;后者以议为主,叙事简洁,条分缕析,首尾圆合,无懈可击。而《阿房宫赋》作者手法娴熟,诡奇变幻,综合运用生动贴切的比喻、声律铿锵的排比、句式严谨的对偶、大胆奇特的夸张和“示现”等修辞手法,气势盛,气氛浓,行云流水,了无一般辞赋晦涩呆板的痼疾。

新颖独创性同中有异。三文都富有独创性,但主旨、手法又有所不同。《过秦论》首次揭示了秦亡的根本原因是“仁义不施而攻守之势异也”的道理,这一观点精到深刻,历代的兴亡,都证明了贾谊的卓识远见。《阿房宫赋》用赋体的形式来写论文,这种写法本身就具独创性,另外,它的独创性还表现在作者是选择一个具体、形象的事物作为立论的角度,把阿房宫作为秦始皇骄奢淫逸的象征,这种立论方式更是独具特色。《六国论》第一次从“六国破灭”的内部因素的角度来立论,对内部因素的分析又是全方位的,涉及政治、经济、外交、军事诸方面,而且处处显示了自己独到的见解。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