陀螺一五

陀螺一五

陈永睿

 

2016新年的钟声即将敲响,本不想写这种老套的盘点之类的东西。一则因为现在还在忙着,二是因为不能老是回顾过去,三则也可以说是乏善可陈。但2016年第一天的任务已经安排好,这里就简单说上几句吧。

2015年,可以说是非常繁忙的一年,忙得跟陀螺一样旋转不已,一直没有停下来。概括说说来,就是几个“几”吧。

写了“几”本书,重点是一本书。说自己写这本书,是不自量力,但确实为它花费了大量的时间、精力和智慧。什么书?《三国演义评释》。写这本书,既是总编对我的信任和鞭策,又是对自己的洗礼和提升。为写好这本书,读易中天的《品三国》,读毛宗岗的《毛评》,等等,先融会贯通,再思考提炼,再趣味表达,经过“九九八十一”难式的耕耘,终于于2015年下学期开学前交稿。交稿时的感觉真美妙,如《庖丁解牛》所说的那样:“謋然已解,如土委地。提刀而立,为之四顾,为之踌躇满志,善刀而藏之。”

写了“几”篇文章。应陈继英老师、赵克明老师等先生之约,相续写了几篇比较长的文章,分别发在《语文月刊》、《新课程》、《语文学习》等杂志上。此之外还写了几篇短文,发在《意林》等刊物上。这些文章,有的颇有理论性,有的颇有实践性。美中不足的是,由于时间多被朋友所“挤榨”,一直想写自己有系统思想的文章、著作,一时间未能动笔。2016年,争取多写些植根于自己土地的东西。

写了“几”个系列。应《语文周报》《学苑新报》等刊物编辑的相约,相继写了两个“作文”系列,一个“外国文学”系列(不完整),写这些文章,常常是一篇接着一篇,大概有二三十篇吧,累得眼珠都是红的,时间一长,居然也像赵克明老师所说的那样,有点视物模糊了。当然,写这些系列文章,对自己也是一个系统的提高,只是时间太紧,任务太重,忙得宵衣旰食。以后要注意减轻压力,毕竟身体是革命的本钱。

入了“几”个微信群。拜已毕业的学生所赐,我有幸被他们拉入了“同学微信群”,通过这些群,我了解了一些新的东西,学习了新的技术(如发红包)。在劳累的时候,与原来的学生在微信里聊聊天,连络感情,沟通有无,也是一种不错的休息啊。你看,刚才,我又在群上发了一个感言:

东风我去迎新,

吹散云间雾霾影。

山高歌圆旧梦,

史水浅唱弹清琴

凡世飙歌醉,

又入银河赏星明。

试问群中何为乐?

红包春深深

《陀螺一五》有1个想法

  1. 陀螺一五,转出了精彩,旋出了辉煌;陀螺一六,会更精彩,更辉煌![quote][b]以下为陈永睿的回复:[/b]
    谢谢吴老师高评。虽忙,但成绩不及先生之十一,永远向先生学习。[/quot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