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品”水浒(学生作文)

我“品”水浒

六安市叶集中学高二(1)班   魏国一

(邮编:237431)

 

人们说,老不品《三国》,少不品《水浒》,而我,初次接触《水浒》时,却是带着好奇心,且思考这句话背后的含义,而翻开此书并品味此书的。

胡适曾说,《水浒》是在五百年中流行最广、影响最为深远的书,对少年的我来说,还谈不上“最深远的影响”,但它却带给我震撼人心的力量。

金圣叹也曾说,《水浒》写一百零八个人物,真是一百零八个样。可我说,纵有一万个人看《水浒》,也只有相同的“一百零八将”,而且这“一百零八将”的“忠义”等等,与他人、与今人既相同也不同。为什么?且听我道来:

逼?逼!

有人说,《水浒传》是“官逼民反”的节奏,全书的文眼全在一个“逼”字上。其实,梁山好汉一百零八将,又有多少个是被“逼上梁山”的呢?大概只有林冲的遭遇可以用这两个字概括吧。

且从头说起。林冲自从那日扛了把宝刀进了白虎堂,接二连三便有了“风雪山神庙”、“火烧草料场”等一系列充当“冤大头”的事,最后直接被逼上了梁山。风雪山神庙有这样一个场景:把陆谦身上衣服扯开,把尖刀向心窝一剜,七窍迸出血来……其顶端而又血腥的场面,怕只有被“逼”的林冲才能做得出来。他从一个幻想安度刑期的“良民”蜕变为奋起反抗的“好汉”的过程,是因为认清了反动统治的狰狞面目。与其坐以待毙,不如奋起一搏。这正如近代的中国一样,与其说中国能有今天的富强是由中国人努力得来的,倒不如说是被众列强“逼”出来的。当年日本等国侵略中国,我们的国人被称为“东亚病夫”毫不夸张:吸鸦片、卖土地、赔巨款……哪一样不是安于现状的懦弱的表现?可谓真正的“安分守己”,可当别人拿着枪按在我们的脑袋并指着水坑让我们跳时,我们才幡然醒悟,别人点着了我们的草料场,我们除了反抗还有什么?

“生平未有入绿林之志而入绿林”,且不说这“绿林”可不可入,只是时代不同便答案不同。

忠?忠!

自古忠义两难全,而大多梁山好汉却自有忠义两全的性格,拥有一副侠义心肠的宋江,在他坐上梁山的第一把交椅的时候,便将“聚义厅”改为“忠义厅”,“忠”字便成了他们的座右铭。

在宋江到了“兔死狗烹”的时候,为了不让李逵替他报仇而影响他的光辉形象,便想方设法骗李逵喝毒酒,而性格暴躁的李逵居然心甘情愿地接受了,李逵为什么会接受呢?只为一个字:“忠”。想当初,李逵与宋江刚见面时,宋江便先后给李逵二十两银子,二十两银子是什么概念?那可是一贫如洗的李逵几十年的工资啊。宋江的仗义疏财让李逵觉得欠了他一个天大的人情,自此,李逵与宋江的命运便联系在一起。果然,宋江因浔阳楼上题反诗被拿,法场上李逵奋起劫持,可谓忠心耿耿了。但李逵的思想是愚昧的,对朋友忠心固然不错,这并不意味着一味地盲从,以至把小命也搭进去。

其实,“忠”,应该是对自己的祖国、对朋友、对工作的一片赤诚之心,古有岳飞精忠报国、谭嗣同舍身求法等忠于国家的事例,在今天的生活中,对祖国的忠心,便是祖国突飞猛进的动力,对朋友的忠心,便是友谊天长地久的补品,对工作的忠心,便是事业兴旺发达的保证。“忠”对于任何人、任何事,在任何时候都占有重要地位。反之,我们看到一些香港的所谓的民主人士“逢中必反”,其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他们哪里还有什么“忠”可言?

义?义!

这一百零八将,斗来斗去,只为一个“义”字摊上了大事,以豪迈粗犷而著称的义气,却是《水浒》吸引读者的魅力所在。

先说武松,崇尚忠心,有恩必报,而他的“哥们义气”使他成为下层人民最富有血性和传奇色彩的人物,在“醉打蒋门神”之前,武松与蒋门神素不相识,本来是“你走你的独木桥,我过我的阳关道”,但武松不但打了蒋门神,还血溅鸳鸯楼,主要原因是管营父子有恩于他,可见武松是一个对个人义气极其看重的人,他的“义”只能体现在“江湖义气”上,这是他有恩必报的性格使然。与武松不同的是鲁达的“正义”,他见义勇为,扶危济困,大智若愚,在“拳打镇关西”之前,他因见郑屠夫欺侮金老父女,便三拳将郑屠夫送上西天,但金老父女与他并不相识,也毫无关涉,但他还是管了这“闲事”,不仅管了,而且因“路见不平一声吼”,把事情闹得天翻地覆,他的这种嫉恶如仇的性格,正是真正的“侠胆义胆”。

武松和鲁达都是受人敬重的侠义之士,但武松的“哥们义气”,在现实生活中却是越少越好,因为这种义气极容易导致出现这样的情景:几个“混混”为一点小事而不分是非,打架闹事,如果都是这样,我们的社会就没有秩序可言了。相反,鲁达的这种“见义勇为”,却是越多越好。君不见,十八个路人扶不起一个小“悦悦”,君不见,一大群“看客”似墨鸭一样看着几个暴徒气焰嚣张……“该出手就出手”,我们呼唤着更多的人像鲁达那样,见义勇为,帮助弱势群体拿起法律武器,使我们的社会风清气正。

少不读《水浒》?非也!我们正需要更多的少年人来读读《水浒》,了解许多真正的“忠”“义”故事,明是非,知荣辱,从而将正能量充盈全身。

 

(指导教师:陈永睿)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