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冒牌”老师与“挂牌”老师

“冒牌”老师与“挂牌”老师

陈永睿

 

博客多日没有更新了,何也?当了“冒牌”老师及“挂牌”老师,干活去了。

何为“冒牌”老师及“挂牌”老师?说来话长。

这次应省教科院及安教社之邀,参加一个小型会议,遇到两位奇人。

进入天都大酒店,正准备办理入住手续时,杨桦老师走了进来,寒暄之后,我获得了与会者的名单。傍晚,与会者相继步入餐厅,各自自我介绍之后,我和一位叫吴道光的老师一见如故。原来,他虽在淮北实验高中任教,却是霍邱孟集人,我们口音相同。不但如此,三十年前,我刚毕业,因为命运的一个转折,被迫来到霍邱县河口中学教高一,而吴道光老师此时正在河口中学上高三,曾经相同的环境,使得我们相见恨晚(或许此前见过,只是没有注意罢。吴老师那时的语文老师是河口中学校长林继尧,我曾多次进班听林校长的课)。我们纵谈当时河口中学可亲的老师同学、严谨的校风校貌、艰苦的生活环境,连当时一名学生在放学后淹死在回家路边的齐塘、其家长抬尸大闹学校的事情都回忆了出来……知心的话叙得正热烈,杨桦老师来了,吴老师指着我对杨老师说:“这是我的老师。”杨老师惊异地说:“不像。”其实,我确实不是吴道光老师的老师,被戴上了其老师的帽子,实在是诚惶诚恐。但吴道光老师仍不以为意,席间,又一次提及此事,杨老师问我:“你六几?”我答:“我六四,八五年工作。”杨老师问吴老师:“你几几?”吴老师答:“我六八。”杨老师答曰:“你比陈老师小四岁,正当时也。”算一算,我十七岁高中毕业,二十一岁工作,吴老师十七岁上高三(我上高中时,高中是两年制),吴老师以应届毕业生的身份,在条件艰苦的河口中学考上安师大,实在是聪明人啊。换句话说,三人行,必有我师,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我痴长四岁,被尊之为“师”,只得自认为“冒牌”老师了。为了这个“冒牌”老师的称谓,多年没有饮酒的我,在吴老师的软磨硬泡下,喝了三小杯“尊师酒”,一时间,面红耳赤,举坐皆欢。

席前,我的一位挂牌学生——陶忠娣(霍邱洪集人)也赶赴而来,为什么说她是我的挂牌学生?原因是九六到九九年,她是我班的学生(我是班主任),却没有在我的教室里上过一天课——她在条件比较好的霍邱三中借读。每学期开学时,我总见到我班的学生名单有陶忠娣这个名字,只是在后面加了一个括弧,大书一个“借”。关键是,九九年,她在霍邱三中顺利考上了大学,为我班授课老师挣得了人才奖,我也分了几两银子,因而对“陶忠娣”这个名字印象极深。前一段时间,陶忠娣的初中老师、我的老朋友赵克明介绍我为她所负责的“高考仿真卷”命制一套试题,我们就一下子跨越十几载春秋,通过电话、短信、QQ等,直线联系上了,忠娣老师在我命制一套试题之后,又让我续命一套试题。这回,有机会为安教社效力,有机会面见,真是缘分啊。席间,我、吴道光老师、陶忠娣老师三个霍邱人,共同向杨老师、傅老师、谢老师及其他老师敬酒尽情,其乐融融,可谓快哉!

在杨老师、傅老师的领导之下,与吴道光、陶忠娣等老师合作,我这个“冒牌”老师及“挂牌”老师自然事情就多了。我是急性子,不能有事,一有事,就想快点把事情完成,否则觉都睡不好。于是这十天大干特干,累得眼珠都是痛的。好在雏形出来了,以后有时间慢慢打磨。现在可以休息一会,写下以上的这些文字。

 

 

 

 

 

 

《“冒牌”老师与“挂牌”老师》有1个想法

  1. 2013年春节过后,我把两个儿子从我们南阳“名校”十七小转出来,如今他们在信阳光洲书院健康快乐地成长。今年元宵节我从台湾环岛游回来之后,立即辞职,以最快的速度走出体制教育,带着全家,现在正走在张清一先生开创领导的新教育道路上。因此,与万恶的旧教育、假教育说再见。我已经在新浪开博半年,点击量已经达到四万多人次。有想继续结缘的朋友,或想了解新教育的朋友,请到那里,我们再会。教育张清一的博客地址为 http://blog.sina.com.cn/zhangjianbai 我的新浪博客名为 ——光洲书院飞黄万里,http://blog.sina.com.cn/u/1775941307
    我的QQ号380488937
    特此声明,希望真心关心孩子学习的家长,真心关心学生教育的教师,真心关心自身成长的朋友,都能与我一路同行!
    再见!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