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一年芳草绿》探究

又是一年芳草绿(文略)

老舍

 

【阅读探究】

转益多师是吾师

众所周知,老舍是幽默大师,具体到《又是一年芳草绿》,作者形象地为自己描绘了一幅自画像:谦虚而自信,踏实而勤奋,不自以为是,不趋炎附势,不哗众取宠,不拒绝批评,客观看待自己,和气友善待人,率真自然,达观乐观。作者在自我个性描述之中,运用自嘲调谑的笔法,收到了神奇的幽默效果。老舍是运用什么手段取得这幽默效果的呢?

用比喻自我“画相”。老舍擅长运用比喻的手法,常常出奇制胜,将十分平常的人或事,与另外有相似点的趣人、趣事来联系,从而凸显了这人和事的有趣,如称自己不过是“脸上平润一点的猴子”,自己写作的时候“仿佛是蒸馒头”等,这种自嘲式地“画相”,可谓“入木三分”。

用夸张自我“变形”。夸张是将客观事物的细微之处,通过放大镜“放大”、“变形”,使读者清楚了解这一人物形象的特点、这一事物最本质的矛盾。夸张是老舍常用的一种幽默技巧,如:“直到我也睡着了,它忽然来了,仿佛故意吓人玩。数目也惊人,它能使我觉得自己不过值一毛五一斤,比猪肉还便宜呢。”这样一夸张,显示了作者心态的豁达。

用反语自我“否定”。老舍的反语通常是正话反说,或者反话正说,如写自己“悲观”、“无大志”等,实际上是说自己是一个乐观达观、胸有大志的人。

此外,老舍还调遣各种修辞手法,有时运用对比手法,将自己与高尔基对比,说文学“不如一尊高射炮,或一锅饭有用”等;有时使用歇后语,如“肉包子打狗,一去不回头”等;有时使用方言俗语,如“笑毛咕了”、“稀松”、“死不要鼻子”、“虎事”等。多种手法的运用,大大增强了语言的艺术表现力,显示了风趣幽默的语言特色。

为什么老舍能使用这样幽默的语言?

法国的布封说过:“风格就是人本身。”老舍作品的幽默风格与他的个性素质、生活经历、艺术爱好和修养等,有着密切关系。他出生于一个下层旗人的家庭,从小就生活在北京,京城的广大市民,尤其是下层的旗人中由于社会生活和历史原因形成的那种机智俏皮的语言艺术,自幼就给他有很大的影响;《儒林外史》等古典小说以及传统的民间如戏由、相声、快板、大鼓词等,又给了他丰富的滋养;再加上早期接受的英国幽默作家狄更斯等人作品的影响——“转益多师是吾师”,就形成了他幽默的风格。

 

【阅读拓展】

大师幽默自不同

幽默,是许多大师惯用的方法,但由于其生平经历、性格爱好、艺术修养、审美追求的不同,其幽默也显示了不同的风格。

老舍的幽默,是平民式的幽默。许多情况下,他的幽默,是一种脱口而出、毫无修饰、本色自然的智慧。他开始写小说时,带着“写着玩,当笑话写”的轻松心态,其后追求当一种“笑的哲人”,“笑里带着同情,而幽默乃通于深奥”。由于他把文化思考渗入幽默,遂使俗趣中包含深思,调侃中洋溢着诗情。老舍的幽默使用到精彩的地方,是荡漾着诗意的魅力的,是一种“非诗化的诗”。他性情温厚,其写作姿态也比较平和,他作品的幽默,一方面来自狄更斯等英国文学的影响,同时也深深地打上“北京市民文化”的烙印,形成了更具内蕴的“京味”,更多地具有了“调侃”“自嘲”的特点。

鲁迅的幽默,是战士型的幽默。其特点是老辣深刻、入木三分,像庖丁解牛一样,拿着一把短刀,一刀刺进去正是要害。《阿Q正传》中阿Q被人打了一顿,他就说儿子打老子,这就把中国鸦片战争以来战败的屈辱的历史写出来了——明明被人家打得一败涂地,被迫跟人家签订屈辱的条约,却不说是战败,说是赐和,是皇上赐给你们和平。鲁迅式的幽默,一针见血,不是哗众取宠、一笑了之,而是一种从骨髓里溢露出来的世事洞明、人情练达和犀利深刻。

钱钟书的幽默,是学者型的幽默。他学富五车,才高八斗,而且纵横捭阖,灵活运用,常常机智、灵动、迅捷地调动各种资料,言及一事,便迅速集中起、“链接”起四面八方的材料,如《围城》开头,讲轮船上的鲍小姐穿得很少,人家就给她起了一个外号,叫“局部真理”。为什么叫“局部真理”呢?因为有句话说“真理是赤裸裸的”,所以她的外号叫“局部真理”。钱钟书这是这样像魔术师一般,把中西文学、哲学、心理学等人文学科种种本不亲和甚至相互排斥的东西,不落痕迹、天衣无缝地融和在一起,达到幽默的效果。

赵树理的幽默,是农民式的幽默,带有乡土气息的纯朴厚道,带着农民式的狡猾。如在《小二黑结婚》里讽刺三仙姑那么大年纪还浓妆艳抹,“好像驴粪蛋上下了霜”。这种幽默,是老舍、鲁迅、钱钟书说不出来的,只有经历农村生活的人才能体验得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