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作文我的梦

我的作文我的梦

陈永睿

 

作文教学的困惑——春风桃李为谁容

1.不管是教师还是学生,普遍存在着忽视写作的问题。因为从高考结果看,学生作文得分多呈“扁平化”的现象,即平时写作水平相差较多的学生,作文得分也多在三类卷徘徊,正因为此,许多老师和学生认为在写作方面投入太多的时间不值得,不再把写作当作一件神圣的事情来完成。

2.教师的作文教学,也普遍存在教学“模式化”的倾向,即多偏重于技法指导(“重术”),而忽视思维点拨。而各类的作文刊物,也有喜好“技法”讲座、误导学生写“新八股作文”的倾向,忽视学生的真情为文。每年高考之后满天飞的所谓“满分作文”,据说多是枪手炮制,令多数学生可望而不可及。

3.作文教学存在着严重的“教考背离”的倾向。即便有思想的语文教师,也不敢把模式化的高考作文指导视为儿戏,而把大量的时间放在研究头一年或前几年高考作文命题趋势上,指导学生去穿凿意会所谓得分的手段,平时的“批判精神”及“人文精神”则暂时置于一边。长久以往,泛政治化、伪圣化、程式化、滥情化、幼稚化甚至于可以大量套作的“新八股作文”充斥考场。

作文教学的难题——乱花渐欲迷人眼

1.“写什么”问题。由于当今应试教育的影响,大多数学生的视野普遍比较狭窄,素材积累相当匮乏,造成作文“千人一面”。正因为此,《作文素材》之类的书籍如雨后春笋般应运而生,但学生短时间“恶补”,既违背教学规律,又于事无补,还过于功利化。

2.“怎么写”问题。即思维方法问题。“怎么写”偏重于技法指点,但大量高考作文“亮点指津”之后,学生仍然存在惧怕写作文的问题,于是虚假为文、矫情为文、游戏为文。这样重“术”轻“人”,
往往造成学生的情感失落、精神失落、人格失落,但严峻的高考形势又迫得教师不得不“指津”。

3.“命好题”问题。好的作文命题,能让学生愿写、爱写并全身投入其中,但最几年的高考作文命题,或过于务虚,题目指向的往往是一些抽象高蹈的人生哲理、思想命题,显得玄虚凌空、大而无当,或过于务实,亦走入严肃宏大、“主题先行”之窠臼,这些都让学生无所适从,只好“编”作文、“造”作文。

作文教学的期待——春在溪头荠菜花

1.期待专家“命好题”。作文的命题应走进学生的心灵,使学生能够“愤”而后“悱”,“启”而后“发”。专家们要完善严格的命题“准入机制”,凸显民主精神的命题“论证机制”,构建多重命题方案竞争的“竞标机制”,使命制好的作文题目,能真正检测出学生的真实写作水平。

2.期待刊物“发‘好’文”。作文刊物上发表的优秀作文,是学生写作的风向标,因此,期望刊物能够多发一些“真情之文”、“至性之文”的好文章,而非模式化的八股文。期望刊物能够多发一些富有语文味的材料,多在“写什么”方面指导学生,多在学生写作误区方面进行点拨指正。尤其希望《语通》等核心刊物能大胆创新,在“写什么”和“怎么写”之间做到某种平衡。

3.期望核心“借好石”。他山之石,可以攻玉,西方国家乃至台湾、香港的作文命题,包括我国解放前的作文命题,都能为我们提供别样的启迪。期望作为权威的核心刊物,能够向学生(包括老师)提供这一方面的材料,以丰富他们的思想,打开他们的视野,启动他们的灵思。

《我的作文我的梦》有1个想法

  1. 学习。[quote][b]以下为陈永睿的回复:[/b]
    谢谢。春节将至,祝新春愉快。[/quot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