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曹老讲那过去的故事(上)

听曹老讲那过去的故事(上)

陈 永 睿

 

曹老嘱我为他的新书写序,我虽然诚惶诚恐,汗如雨下,但还是勉力为之,凑成下面的文字。

做序者,大都是功成名就、声名显赫者,而我不过一介布衣而已,何以得曹老看重?而我又何以乐尽绵薄之劳?说来话长。

先说“曹老”之由来——踏遍青山人未“老”。

“曹老”并不老,前几年才退休,您若在路上遇到他并搭上话,定会被他中气十足的嗓音、妙趣横生的谈吐、纵横八方的思维所吸引,所感喟,所摄服,经年之后,您的头脑还会永存着曹老永远年轻、永远不“老”的影像。其实,“曹老”的“老”与“不老”是矛盾的。“老”,是指老资格,他是文革前老牌正宗高中生,功底深厚;文革中在教坛沐风浴雨五六年,见闻广博;文革后成了六安师专七八级比较年轻的大学生,思想前卫;接着又是长达数十年的杏坛生涯,其间也经过商,下过海,可谓经历丰富,阅人无数;而“不老”,是指曹老的三千弟子在心目中永存着于三尺讲台上口若悬河、舌灿莲花、令人醍醐灌顶懵懂初开的年轻智者形象。“老”,还指“老道”、“老辣”、“老成”、“老练”等等,与曹老谈话,你会感到他视野开阔、思想激进、知识渊博、纵横捭阖、举止有度,你会受到一种震撼、得到一种启迪,而“不老”,是你从曹老永远年轻的声音中,感受到一种充沛的激情从自己行将麻木的躯体中流过,你立刻浑身充盈了万钧力量,发出豪情万丈的宏大共鸣。几年前,有位比“曹老”还老的老师说:“曹老曹老,我都没有称‘老’,你何以言‘老’?”曹老笑而不语,与座者也笑而不语,因为大家都知道,这个“老”,实际上是一种“历史”,换言之,是“史河”,满满的都是故事。正是:青山在,人未“老”,风景这边独好。

次说新书之由来——碧梧栖“老”凤凰枝。

曹老出书,是一种偶然,也是一种必然。两年前,曹老退下来之后,一时无事,便来我处闲坐,谈得兴起,便浏览我的“史河纤夫”博客。我告诉他,博客,实际上是一种网络日志而已,可将自己思考的文字敲出来上传,可将自己满意的图片上传,从而与他人共享,它是一种耕耘田园、收获思想的过程,博客上的文章多了,可以汇编成册。某某、某某不甘寂寞,于是发挥特长,在电脑前率性而为,假以时日,便集腋成裘,出书三两种,成了名流大家。曹老一听,兴趣大增,便“老夫聊发少年狂”,也申请注册了号为“明过有声”的新浪博客,开始以花甲之年从年轻人之事,一个字一个字地敲起键盘起来。刚开始,一天仅能敲出千儿八百字,读者也只有我和几个知根知底的人,但是,曹老的文章,让我们这些所谓“老手”也不得不佩服其深邃的思想和灿烂的文采,叹服有加。而我的一位在辽宁工作的弟子,此时正负责几个“文学圈子”,见到家乡老师的文字,也为之倾倒,便将曹老拉进了“圈子”,并将他的文章推荐至“圈子”首页中。就这样,曹老的文章,读者越来越多,影响越来越大,而曹老的写作积极性也越来越高涨,不独敲字的速度越来越快,而且上传博文的间隔时间也越来越短,在“草根名博”等首页中的露脸机会也越来越频繁。“成功是成功之母”,曹老的灵思妙想被全面激活,于是,“新浪博客首页”上,“新浪首页”上,曹老的丽文华章便“山顶千门次第开”、“千树万树梨花开”,相当多的博文点击量达十万以上……读着曹老那些振聋发聩的文字,看着曹老不断刷新的点击量,再看着自己现在仍不及曹老一个零头的点击量,我羞赧不已,也自豪不已。再往后的事情就顺理成章了,曹老终于将他的精选的博文付梓,命名为《史河追梦》。正是:“老”树发新枝,春深更著花。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