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 向 自 我


陈永睿


 


长期以来,中学生在写作时迷失了自我,迷失了大写的“人”字,成了某种概念、模式的追随者,成了某种精神、理念的传声筒,唯独没有自己,在记叙文和散文的写作上,主要存在以下问题:


一、记叙不能据实记录


1.假话:弄虚作假,面目失真。


叶圣陶先生在给《学作文》报创刊号题词说:“作文就是用笔来说话。作文要说真话,说实在的话,说自己的话。”所谓“实话” ,有客观的,有主观的,某日某时月蚀,由初亏到复明经历多长时间,这是客观的真实,而怎样观察这一月蚀过程及产生的情感,则是主观的真实。记叙外界事物,自然最好符合客观的真实。许多同学受长期以来作文定势思维的影响,或缺乏生活,只好胡编乱造,随意杜撰,严重脱离了现实生活,与现实生活的面貌不相符合。如写老师,大都是批改作业到深夜,或冒着风雪向我家来给我补课,或把身患重病的孩子反锁在家里来给我们上课,或带病上课晕倒在课堂上;写父母,大都是他们雨雪天接我们放学或顶风冒雪送我们去医院。写同学,大都是公交车上给老人让座,扶老人过马路,或者有什么缺点,因为看了一本书上几句话,或别人劝说了几句,而一下子全改了。这些大都与客观真实不相符合。在主观真实方面,一些同学也是随意杜撰。如写《尝试》一文时,先写大人不在,自己逼上梁山学习做饭,然后叙述做饭过程,最后点题。写这类内容的同学多数没有真实体会,写起来平铺直叙,空洞无物。我们写作时,要尽量做到“真实”,真实,既是良好文风的表现,又是文章的生命力,这说要求我们一定要注意观察生活,开阔视野,增长见识,着力“实录”,敢说真话,笔下才不出现荒唐的笑话,


 2.空话:空泛笼统,人云亦云。


我们同学写作时,不是从自己的生活体验出发,准确地记录现实中发生的实实在在的事,而是没话找话,从所谓的“概念”出发,说一些不着边际的空话,开篇转弯抹角,结尾喋喋不休,中间亦是空手道,许多句子是假大空的混合物,是一些标签式的口号,让人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知所云。写自然景物,笼统空泛,如“春天来了,草变绿了,百花盛开,五彩缤纷,争奇斗妍,装点这美丽的春光”;叙事从“范文”出发,如卖烧饼的老大爷归还我遗落的钱包,身有残病的解放军把座位让给别人,我与同学的矛盾因同学的转学而得以缓解等;写人物语言,不符合生活情境,如不管同学们犯了什么错,老师的教育总是讲一通道理“你们一定要地自己严格要求,全面发展,长大为祖国的现代化作贡献”等;写自己的感悟时,更是拾人牙慧,如写小蚂蚁,就赞扬它勤劳肯干的精神,进而赞扬像它一样的广大劳动人民,写老牛,就写它吃的是草,挤的是奶,它把一切都献给了人民,我要高声赞美它们,更赞美像老牛一样的无私奉献的人。这类作文,意欲表现自己的崇高,实则适得其反。


3.套话:老生常谈,个性缺失。


实录,一要具体真切,不具体就无描写可言,要像欧阳修话所说那样,“状难写之景,如在目前”;二是抓住特征,要把描写的重点放在独异之处,否则,一般化、老一套的记叙描写将使作文面貌千篇一律。许多同学平时不注意观察,不认真思考,不把握客观对象的特异之处,而是从本本出发,形成了僵化的所谓放之四海而皆准的“话语套路”,万事万物都用一个固定的话语形式来描述,这就是作文千人一面、千人一腔、个性缺失、面貌失真的原因。如写外貌,男孩子都是“大眼睛,苹果脸”,女孩子总是“长长的辫子,弯弯的眉毛,水汪汪的大眼睛,银铃般的笑声”;写时间,都是“光阴似箭,日月如梭”;写惊奇,都是“嘴巴张成了O型”;写着急,都是“像热锅上的蚂蚁”。写人物精神,必定是老人香山红叶,校长情系教育,清洁工助人为乐,海归派无私奉献。这些流水线上复制出来的话语标本比比皆是,思维僵化到了令人无法忍受的地步,客观事物的真实面貌更是无从体现。反之,尊重生活的真实,反映生活的特征,则令人记忆犹新,如写鲁迅:“黄里带白的脸,瘦得教人担心;头上直竖着寸把长的头发;牙黄羽纱的长衫;隶体“一”字似的胡须;左手里捏着一枝黄色烟嘴,安烟的一头已经熏黑了。”就能给人以深刻的印象。


二、抒情缺少真情实感


1.矫情:无中生有,装腔作势。


矫情,就是虚假的感情,指在作文中抒发一些莫须有的情感,试图打动读者的一些做法,就像本来是一片荒漠,突然草木茂盛、柳暗花明一样。有的同学写作时,本来对某事无动于衷,却硬要为文造情,如《妈妈的手》:“我望着妈妈一上一下洗伞的动作,心里感到十分内疚,觉得她仿佛不是在刷洗伞上的污点,而是在刷洗我心底那不爱劳动的污点啊。”表面歌颂赞美,实则言不由衷。有的同学为了表现“崇高”的感情,于是凭空杜撰,如《那一片绿》写一个大学生放弃年薪十万的工作而开发西部,植树造林,最后跪在父亲坟前说:“爹,儿子看您来了。您看一看那些树啊 ,看看那些青山吧,为了它,儿子做出了珍贵的选择。”这是胡编乱造的假情假意。而有的同学则一味美化自己,如《在阳光下成长》,写自己倍尝所谓“艰辛和痛苦”,然而同学为我捐款,老师为我补课,于是“那天,我哭了。哦!我已经走出了生活的误区,我能够勇敢地面对现实了。我要顽强地沿着党的阳光照耀下的光明大道走下去。我坚信,在这条路上,我会一天比一天长大,一天比一天长高的……”简直是把肉麻当作有趣了。


2.煽情:矫揉造作,无病呻吟。


煸情,就是在感情上做足文章,渲染、煸动他们应和某种感情,就像电视上那些煸情高手,一边说着煸情的话,一边眼睛里闪着泪花,于是掌声就潮水般响起来了。有的同学也像节目主持人做节目一样大加煸情,就像本来是一条清澈明净的小溪,突然山洪暴发、泥流滚滚一样。这往往出现两种情况,一是睹物滥情,如看到一片树叶落到树根,有的同学就会泪花闪闪地说: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看到一棵小草泛出绿色,有的同学就说:没有花香,没有树高,我要做一棵无人知道的小草,如此等等。推而广之,不少同学看到梅、兰、竹、菊、船、桥、泥土、黑板等事物,都心潮澎湃、联想丰富起来,实则无病呻吟,言过其实。二是小情泛滥,如看到老师深夜带病批改作业,于是热泪盈眶:“老师啊,有您爱的火把,再冷再黑的夜晚我们都不会怕啊。老师啊,您的爱,似冬天的一把火,永远燃烧在我心头,我也将接过这圣洁的火把,让它永远燃烧下去,越烧越旺,越烧越灿烂。”看到少先队员布置教室,就动情地说:“在你的眼前出现的不仅仅是几盆花、几位红领巾,在你眼前出现的将是争芳吐艳的百花和茁壮成长的一代新人。”这都是典型的牵强附会、矫揉造作。


3.悲情:胡编乱造,硬性拔高。


作文贵在情真,它要求我们“叙说真实故事”、“写出真情实感”,只有真挚的情感才能引起读者的共鸣,一些同学写作时,不是从生活中选取最让自己感动的事情来叙写,而是为了表现所谓“崇高、神圣、高尚、深刻” 的主题,刻意杜撰,一而再再而三地造假,于是出现了“悲情”横生的局面。如写“同学情”时,说自己患病,或成绩差,或家境不好,而同学给了自己很多的关爱,于是流泪了;写“师生情”时,说老师餐风饮露,为我们补课,为我们捐款,于是激动了:这类作文,少了一份真情和实在,多了一些虚伪和造作。一些同学迷失了自我,人为地去追求倾拆自己所谓的崇高思想,据统计,某考场三十份作文,竟有十余份写自己父母双亡,或自己身患重症。在这些内容虚假、情感泛滥的洪流之中,我们还有多少催泪弹没有制造出来?当神圣、崇高的价值被供奉到不恰当的地步时,世俗的情感往往就被排挤得无处藏身、无由诉说,我们很难看到个人情、亲情、小情,甚至正常的情感、情绪。


此外,有的同学写作时脱离自我,情感空泛,切入的角度太大,没有具体事例,只是空洞地进行说教,如写“关心奥运,热爱祖国”之类的话题,只喊口号,而没有选取一些细小的事情或细节来表现,“我”游离其外。还有的同学贪多求全,情感平淡,不对事件详细地记叙,不对人物进行入微地刻画,没有言语、动作、肖像、心理等描写,如赞美老师,写老师对学生学习上的关心、生活上的关心、思想上的教育,写老师带病上课,钻研教艺等,结果浮光掠影,蜻蜓点水,无法展示人物风貌,无从抒发个人情感。


鉴于此,笔者与同仁为解决上述的问题,共同进行了省级课题“135创新作文教学体系”实验与研究,在理论上进行了深入的探讨,在实践上进行了全面的摸索,并且“以人为本”,运用多种方式育人、育能、育智,意欲让我们的同学“回归自我,走向自我,高举人文大纛,展示大写‘人’字”,真正展现真实的“我”的情怀。本书的文章选录了我和我的同仁们研究和实验的文章,展示了课题研究的成果,当然,这些文章虽是我们心血和智慧的结晶,但仍有许多不足,敬请批评。


本课题在实验与研究过程中,安徽省教科所杨桦先生、傅继业先生,六安市教研室方忻悟先生,六安一中杨永明先生、李学厚先生,霍邱一中赵克明先生、胡云信先生,舒城中学何修才先生、何登保先生,霍山中学项学著先生等,均给予了大量的指导和帮助,在此借《论文集》出版之际,表示衷心的感谢。


是为序。


 


 

《走 向 自 我》有3个想法

  1. 在当今这个物欲横流的社会中,真正的情会渐渐淡去。“悲情、矫情、煽情,这些都是情,真正的情,不会得高分,不管怎样,是情就写,是假也要当真。”当我们的教育者听到这些话时,心里会是怎样的感觉,会不会有一丝酸楚。

  2. 这么看来,作文更难教了。》:“我望着妈妈一上一下洗伞的动作,心里感到十分内疚,觉得她仿佛不是在刷洗伞上的污点,而是在刷洗我心底那不爱劳动的污点啊。”我认为这句写得挺好的呀. 怎能说是矫情、言不由衷呢?

  3. “我望着妈妈一上一下洗伞的动作,心里感到十分内疚,觉得她仿佛不是在刷洗伞上的污点,而是在刷洗我心底那不爱劳动的污点啊。”这样的句子,偶尔为之尚可。问题都这样写,则伪圣化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