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三”道“四”(一)

 

说“三”道“四”

陈永睿

 

在我国灿若繁星的古代文化里,“三”和“四”是出现频率非常高的数字,其涉及的文学常识更令人津津乐道。“才如湖海文始壮,腹有诗书气自华”,但我们目前没有多少时间去读浩如烟海的诗书,怎么办?运用“溯源法”“集约法”“链接法”可以让我们在较短的时间里积累丰富的文学常识,提升文学素养。这里仅就“三”“四”例谈三种事半功倍的头脑风暴法。

一、追根溯源,探幽索隐

俗话说,知其然,更要知其所以然。“三”是数词,古人爱用“三”表示具体数字,因为古人崇拜“山”,山形如“三”,且古代的“三”写法其实是“十”,取其十全十美之意。如“三皇”(天皇、地皇、泰皇;一说为伏羲、燧人、神农)、“三官”(天官、地官、水官;一说为尧、舜、禹)、“三牲”(指祭祀时用的牛、羊、猪)、“三节”(农历二月一日中和节、三月三上巳节、九月九日重阳节)、“三巡”(斟茶或酒三次)、“三军”(上军、中军、下军。也指左军、中军、右军)等等。但是,古人更多的是用“三”表示多数,清人汪中在《述学·释三九》篇中说:“一奇,二偶,一二不可成为数;二乘(加)一则三,故三者,数之成也。”他认为单单有个“一”,只是一个奇数,单单有个“二”,还只是一个偶数,惟有一加二得出三,包容了奇与偶,这才是一个完满的数。从“三”字出发,人们又复推而广之,把三的倍数“九”,作为一个表示更多的数。汪中说:“积而成十,则复归于一。故九者,数之终也。”他认为“九”是一个完满的数。用“九”表示极数,这是中国古代的传统观念,故中国大地古称“九州”,古乐“箫韶九成”,帝王立九庙,“外官不过九品”(《国语·周语下》),江分九派,屈原《九歌》其实十一篇,齐桓公九合诸侯,实际上不止此数。再推而广之,则“三”的多倍数,“九”的多倍数都可以用以表数之多和大,但一般说来,它们都没有表数之极的作用,仅仅是约数。如:“军书十二卷,卷卷有爷名”(《木兰诗》)、“二十四桥明月夜,玉人何处教吹箫”(杜牧《寄扬州韩绰判官》)、“三十六计,走为上计”、“七十二行,行行出状元”、“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杜牧《江南春》)、“天台一万八千丈,对此欲倒东南倾”(李白《梦游天姥吟留别》)等。当然,凡事不可以一概而论。“三”有时又表示次数之少、数量之小。如:“三里之城,七里之郭,环而攻之而不胜,……是天时不如地利也。”(《孟子·公孙丑》)文学不是科学,文学丰富多采,数字的灵活用法,我们可以根据不同场合作具体分析。

同样,对“四”这个数字,我们也可以追根溯源,探幽索隐,但相较于“三”来说,“四”的意义就单纯多了,它是实实在在的确数。如“安得猛士兮守四方”(刘邦《大风歌》,“四方”指地面的四个方向,即东、南、西、北),又如“四体”(指人的四肢;或指楷、草、隶、篆四种字体)、“四库”(古籍经、史、子、集四部的代称。亦称“四部”)、“四德“(封建礼教指妇女应尊从的四种德行,即妇德、妇言、妇容、妇功)、“四君子”(中国画中对梅、兰、竹、菊四种花卉题材的总称)等。

《说“三”道“四”(一)》有1个想法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