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江水涌明月夜 渔舟人唱晚霞天

春江水涌明月夜  渔舟人唱晚霞天


——试赏古曲《春江花月夜》、《渔舟唱晚》


陈永睿


 


在我国民族的音乐宝库中,既有灿如明珠的独奏曲,也有耀如宝石的合奏曲。民族管弦乐曲《春江花月夜》就是这样的一首脍炙人口、优美典雅的作品,一首赞美祖国大好山河的诗篇。


《春江花月夜》的前身,是一首著名的琵琶独奏曲,原名《夕阳箫鼓》(又名《夕阳箫歌》、《浔阳琵琶》、《浔阳夜月》、《浔阳曲》)。箫鼓原来是古代的一个乐种,是用排箫、笳、鼓等乐器演奏的,仿佛后来的吹打曲一样,从古代的诗文、图画、石刻可知,它可用于军乐,用于仪仗,也可以用来伴奏杂技中间的舞蹈,也可以用来伴奏歌唱,《夕阳箫鼓》很可能是描写傍晚在船上演奏箫鼓的情形,但经过长期的流传发展,似与张若虚的《春江花月夜》所靠最近了。它由六段音乐组成,是我国江南民间艺人长期集体创作、完善的结晶。1895年,有位叫李芳园的琵琶演奏家丰富了此曲内容,将全曲扩充为十段,并给每段起了小标题,曲名也改为《浔阳琵琶》,以后李芳园的学生汪昱庭对此曲作了加工润饰,改名《浔阳夜月》。1925年,上海的民族音乐组织——大同乐会的柳尧章和郑觐文两位音乐家首次把这首琵琶曲改编为民族管弦乐曲,依据白居易叙事长诗《琵琶行》中“春江花朝秋月夜”的诗句,更名为《春江花月夜》,突出了乐曲春意盎然、花前月下的诗情意境。尽管《春江花月夜》的曲名,脱胎于“春江花朝秋月夜”,但乐曲中完全没有长诗《琵琶行》所抒发的伤感和凄惨的情绪,洋溢的是使人心旷神怡的勃勃生机,描绘的是江南春江月夜的秀丽画卷。


《春江花月夜》第一段“江楼钟鼓”,是全曲的引子和主题展现的部分。乐曲开始由琵琶模仿鼓声,由慢到快,由轻到响,洞箫和筝奏出刻画春水荡漾的波音,接着乐队呈示江南风格的音乐主题,纯朴清新,优美抒情,富有歌唱性。这一段结局则在大鼓的滚奏下,表现了在钟楼齐鸣中,人们于冉冉上升的明月下泛舟春江的情景。总之,这一段,由琵琶模拟鼓声,箫和筝则奏出轻微的波音,描绘出夕阳映江面、秋风拂涟漪的动人景色,然后,乐队齐奏出优美如歌的主题,乐句间同音相连,委婉平静,大鼓轻声滚奏,意境深远。以后各段依据这个主题进行变奏,形成了绚丽多姿、意境不一的动人画面。


第二段“月上东山”,音乐宁静旷远,舒缓纤巧,使人如见一轮皎洁的明月逐渐升上山巅,把清辉洒向流动不息的大江。第三段“风回曲水”,前段表现了明月,这段则主要展示了春水。音乐流畅热情,开阔奔放,春风拂江流,江水戏春风,游人泛江上,江中笑语浓。这两段,主题在上四、五度上自由模进,很好地表现了主题。


第四段“花影层台”,琵琶弹出富有气势的乐句,在高音区“歌唱”,与前面描写明月与江水的段落形成动静、快慢的对比,音乐更加多姿多彩。春风吹皱江水,衬映在水中的繁茂花木变成了纷乱的倒影,江风习习,花草摇曳,水中倒影,层迭恍惚,表现出了《春江花月夜》中的题意。


第五段“水深之际”,琵琶、二胡和中胡在低音区奏出浑厚深沉的旋律,音乐显得幽暗神秘。而后琵琶又在高间区弹奏出清亮的泛音,表现了“星垂平野阔,月涌大江流”、“江天一色无纤尘,皎皎空中弧月轮”、“野旷天低树,江清月近人”的壮丽景象。


第六段“渔歌唱晚”,先是琵琶奏出一段顿挫有力的音乐,由慢到快,洞箫、二胡、中胡和打击乐器合奏出宽广如歌的旋律,转而乐队齐奏,速度加快,犹如白帆点点,遥闻渔歌,由远而近,逐歌四起的画面,使人如见江上鼓满春风的白帆推动丰收的渔船破浪前进,欣喜的渔民们在月光下引吭高歌。


第七段“迴澜拍岸”,是承继前段的音乐,琵琶用扫轮弹奏出一连串由慢而快、顿挫有力的模进音型,恰如在月色中千帆竞渡,音乐显得气势磅礴,破浪前进的渔船,激起水中的波澜拍打江岸,发出阵阵回响。


第八段“桡鸣远濑”,形象地表现出船桨在水中划动的声音。全曲的高潮是第九段的“欸乃归舟”,在古筝琶音衬托下的乐队合奏,复线式递降递升的旋律由慢渐快,由弱惭强,表现出归舟破水,浪花飞溅,橹声“欸乃”,由远而近的意境。“欸乃”是摇橹声的形象化体现,紧张而富有力度的音乐迅疾、强烈,船上的桨橹快速摇动,使船箭一般地朝岸边驶去,欢喜的情绪达到了顶点。


第十段“尾声”,琵琶和中胡奏出乐曲出现的主题旋律,洞箫吹出更加柔美悠扬的音调,归舟远去,春水平缓,明月西坠,乐曲又回复到第一段呈现出的诗情画意,头尾呼应,境界深远,令人回味无穷。


总之,乐曲以委婉质朴的旋律,流畅多变的节奏,巧妙细腻的配器,自由变奏的结构,形象地勾描出月夜春江的迷人景色,尽情地赞颂江南水乡的秀丽妩媚,全曲犹如一幅工笔精细、色彩柔和、清丽淡雅的山水画卷,引人入胜。


无独有偶,同样状摹大自然秀丽景色的乐曲,还有筝独奏曲中的代表作《渔舟唱晚》,它展现了一派令人陶醉的情趣和意境。


《渔舟唱晚》是我国民族音乐作曲家娄树华于1936年至1937年用山东古曲《归去来辞》的素材创作而成的。乐曲的原意取之于唐代著名诗人王勃写的千古名篇《滕王阁序》中的佳句“渔舟唱晚,响穷彭蠡之滨”,并将句中的内涵加以延伸扩展,构成了在古代的江南水乡、渔舟在暮色中满载而归的欢乐图画,描绘了一幅“渔舟唱晚,棹歌抑扬”的动人音画。它充分地显示了筝的艺术特色,表现了乐曲的深邃意境。在这首充满诗情画意的乐曲中,筝体现了丰富的艺术表现力。


《渔舟唱晚》全曲可分为两个部分、一个尾声。第一部分由七个乐句组成,体现了“晚”的静谧和“唱”的自得。乐曲开始,通过在筝上富有流动感的滑奏和刮奏,描绘出荡漾的江水,在江上轻快浮动的点点渔舟、片片白帆,同时出现的舒缓节奏和优美旋律,又展示了落日西沉、晚霞满天的壮丽景色。它具有中国传统国画那种写意性的特征,而且突出了乐曲“唱晚”的宗旨和情趣。第一部分的七个乐句,节奏从舒缓到活泼,旋律从优美到欢快,情绪从悠闲到激烈,音乐有条不紊,环环相扣,层层递进,不断发展变化,仿佛要把人引入轻舟行江上、银鳞跃罗网、歌声随风扬的美好境界。夕阳的余晖为晴朗的天空抹上了一笔灿烂的晚霞,一望无际的湖面在夕阳下粼粼发光,远处,几片晚归的渔帆隐约可见,在这一段音乐中,左手的按揉手法奏出了美妙的颤音和滑音,给人一种心情恬淡而又颇为自得的“吟唱”之感,它融化在美丽的湖光山色之中,同时又为这幅动人的画面增添了几分生气。这一部分的后半部从前半部的悠缓宁静向欢快活跃的情绪过渡,原来舒展的节拍变成了稍快的节拍,并出现了用按弦奏出的“4”音,用“花指”奏法装饰渲染,使乐曲的调性色彩得到了变化,给人耳目一新的感觉,接着又用“复式递降”模进,给人一种律动感,犹如渔舟竞归,由远及近,又恰如轻波四起,前浪后涌。


乐曲的第二部分的开始与第一部分的最后轻盈活泼的旋律形成对比,如果说第一段是一幅静谧的远景图的话,那么这一段则以简练的笔触勾勒出一幕喧闹的欢快的近景。它上承第一段,也以一个短小的音型作“复式递升递降”,速度由慢而快,音乐情绪也随着旋律的上下起伏和速度的加快而逐渐高涨,直至达到高潮。此时乐曲缓缓响起,速度放慢,节奏拉宽,使乐曲显得迂回曲折、跌宕多姿。仿佛渔民们趁着夕照的光辉,又轻快地撒下一网,正在等待流动的鱼群误入网中,好迅速地把鱼儿捕到仓里,音乐由慢渐快,由弱递强。这段音乐有一个显著特点,即将旋律先逐渐递升,又逐渐递降,层层下落,经过多次反复,乐曲速度不断加快,尽管乐句的变化不大,但音乐的情绪和色彩,却得到了更深的宣泄和更浓的挥洒。在这一部分中,古筝以它特有的“花指”手法的运用,使整个乐曲充满着动感,非常形象地模拟出流水之声。听着这段音乐,我们可以感受到渔翁们摇橹破浪、栩栩如生的姿态,想象晚归的渔船上渔歌四起、互相唱和的热闹场面;随着速度的加快,力度的加强,似乎片片白帆越来越近,橹声、水声、渔人晚唱之声交织一片,越来越清晰,越来越热烈。


当第二部分的最后把乐曲推向高潮时,也就是全曲的尾声来临。热烈奔放的音乐慢慢地平静下来,鱼儿满仓的轻舟变得沉重,精疲力尽的渔民们点起盏盏灯火,缓慢而又利索地划动船桨,趁着暮色还未退尽,朝岸边划去。江上留下的是船桨划动的水声和渔民们喜悦的歌声。这时,喧闹的场面已经过去,音乐显得含蓄而富于意境,又把我们带到“两岸青山暮,江心秋月白”的恬静愉悦的气氛中,给人以曲终然而意韵无穷之感。


总之,两支古曲都意境深远,情景交融,充分地体现了艺术家的主观内在精神和人格力量,承载了诸家百子对音乐的影响,令人聆听后回味无穷,三月不识肉味。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