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设意象——构筑灵动的写作三维空间

名师立场


 


创设意象——构筑灵动的写作三维空间



 


一、精彩回放——立异标新二月花


请看下列表格:








































篇名


作者


奖励等级


奖励科目


四幅画


冯伦阔


省一等奖


安徽“新华教育”杯中学生作文竞赛


一棵树


冯克松


省一等奖


安徽首届青少年文艺作品大赛


站在墙上


王忠婷


国家一等奖


第九届“中华圣陶杯”全国中学生作文竞赛


一梦红楼


 


国家特等奖


第八届“语文报杯”全国中学生作文竞赛


夜霓裳


崔梓枫


国家二等奖


第八届“语文报杯”全国中学生作文竞赛


牵牛花红蓝紫


台运祥


省特等奖


安徽爱国主义读书活动征文竞赛


这是近几年笔者指导学生参加各类作文竞赛的部分获奖情况。有人问笔者所带学生为何在大赛中屡屡折桂,笔者笑曰:“无他,唯意象耳。”


请看,这几个获奖的篇名,它是不是鲜活的意象?将篇名连缀起来,它是不是灵动的诗?


一棵树


站在墙上


(身披)夜霓裳


(手绘)四幅画


一梦红楼


(墙角)牵牛花红蓝紫


这就是意象的独特魅力。


意象是传统的概念。古人以为“意”是内在的抽象的心意,“象”是外在的具体的物象;“意”源于内心并借助于“象”来表达,“象”其实是“意”的寄托物。写作过程是一个观察、感受、酝酿、表达的过程,作者对写作对象心有所感,便将之寄托给一个所选定的物象,使之融入自己的某种感情色彩,并创造出一个诗意的艺术天地,而读者在阅读过程中,则据此在内心进行二次创作,还原作者所创造的形象。——意象,立体交流的枢纽。


意象是创新的花朵。作者凭宽厚的知识结构、敏锐的观察能力、丰富的联想想像和活跃的创造灵感,创造出迥异于生活原态而能又为人所感知的具体艺术形象,并调动读者介入自己的经历与体验与写作对象和作者进行“对话”,从而变阅读为“悦读”;而鲜活的意象有着比抽象的概念更丰富的内涵,为读者提供了更多的想像和品味空间。——这样说来,上述几位作者的创新作文“折桂”就不足为奇了。


二、捕象炼意——心有灵犀一点通


如何运用意象手法进行写作呢?首先要建构作者与客观对象之间的“心灵对话”平台。


勤于观察捕捉,融入自我人格。“世界上不是缺少美,而是缺少发现美的眼睛”,这就要求我们用聪慧的眼睛去观察、亲近客观物象,并渗入我们的审美体验;还要通过我们思想情感的化合与点染,使之融入我们的人格与情趣。如笔者曾要求每位同学从自然、社会等领域找出自己的形象代言人(能承载自己的个性和追求,给人以审美愉悦),许多同学对此深感兴趣,于是斑斓多彩的“形象代言人”纷至沓来,如曾获省特等奖的台运祥同学,其“形象代言人”便是牵牛花。


善于感知领悟,心灵互动对话。对那些具有个别性、真实性、新颖性的客观物象,我们要与之“对话”,把握其内涵,领会其意旨,探幽索隐,联想“链接”,进入“身是菩提树,心如明镜台,时时勤拂拭,勿使惹尘埃”的“渐悟”境界,再广联系,巧延伸,深挖掘,把分散、朦胧的感悟点予以具体化、明晰化、丰富化,“或移于他物,或通于他文,忽然心窍顿开”,进入“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的“顿悟”境界。如敝校门口有两棵大树,一棵是根深叶茂的香樟树,一棵是枝干盘曲的木瓜树,许多学生对此熟视无睹,然领悟能力强的同学会敏锐地感觉到,从人才学上说,固然香樟树是国家的栋梁之材,而木瓜树也可能是偏才、怪才、奇才。


三、因意造象——腹有诗书气自华


我们在写作时,不仅要有“形”有“象”,还要有“意”的主观融注,将自己的情感体验融入客观物象中,并使读者“心有戚戚焉”,这就需要我们——


营造富有创新美的意象,做到“守正”和“求新”。“腹有诗书气自华”,我们要积累大量的传统意象,如自然意象:月、霜、斜阳等(自然景观类),松、萍、杨柳等(植物类),蝉、鸿、杜鹃等(动物类);人或事意象:舟、灯、长亭等(人造物象类),凭栏、饮酒、折柳等(行为类)。同时,又凭借自己独特的人生经历和情感体验,既对传统意象袭旧和继承,又别出心裁,推陈出新,使看似平常的意象变得不寻常,从而将表达的意旨含蓄托出。如上述“站在墙上”中“墙”这个意象,即从“墙上芦苇”衍化而来,朦胧而又清晰,表现了作者站在“十字路口”上的彷徨无依。


创设富有视觉美的意象,巧妙“造境”和“移情”。我们要将心中的情感“诗书” 曲曲逸出,一般说来,可用“蒙太奇”方法“造境”,以特写镜头艺术地组接一系列意象(或单个意象),使之具有鲜明灵动的视觉美,而读者凭此视觉形象即可自然地调动个人体验,形成多向交流。另一方面,要善于“移情”。我们或情景交融,或虚实相生,“神与物游”,物我一体,将主观的思想感情移入客观物象之中,使两者相契相合。这样,读者就被这些鲜活的意象所感染,进入特定意境,浮现系列形象,引发相似感情,甚至如托尔斯泰所说,“感受者和艺术家那样融洽地结合在一起,以至感受者觉得那个艺术作品不是其他什么人所创造的,而是他自己创造的,而且觉得这个作品所表达的一切正是他很早就已经想表达的”,达到与客观物象、作者“心电感应”的共鸣境界。如此,灵动的写作三维空间便构筑而成。


 


 


 

发表评论